下载手机APP

将人生活成“经典”

时间:2015年06月03日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字体:

本溪日报记者 莫永甫




 


 做演员,有不老的红色经典《董存瑞》存世;做导演,有首开“南国都市系列”先河的旗帜性作品《雅马哈鱼档》,有勇闯禁区的典范之作《少年犯》的横空问世——张良将人生活成“经典”

上篇

  前30年当兵、演兵,为兵塑像。

张良的艺术之路一

红色经典《董存瑞》的诞生

  2011年5月的广州,空气湿润,万木葱茏。

  珠江电影制片厂,年已78岁的张良,面对来自于家乡的记者,深情款款。

  眼前的老人,已不复当年演“董存瑞”时的英俊,但他留在国人心目中的形象却是永远的年轻,永远的帅气。“为了新中国,前进!”的经典台词,也当永远回荡在中国的电影史上。

  《董存瑞》,当之无亏的新中国的红色经典。

  董存瑞的扮演者张良,本溪下马塘人。

  1948年,中国大地上的两幕场景

  一幕发生在辽东下马塘。

  1948年,辽东大山深处的下马塘,一派欢乐的气氛洋溢在千家万户。东北野战军独立208师一部来到这里,农民被组织起来,少年们也被组成了儿童团。部队的宣传队在小镇上排演着小秧歌剧《兄妹开荒》和《锯大缸》。人们感受到了新时代、新气象。

  15岁的少年张庆铸成天围绕着宣传队转,哪儿有演出就到哪儿看。火热的生活强烈吸引着张庆铸。后来整天缠磨着宣传队长,吵着、嚷着要当兵。虽是15岁的孩子,但张庆铸一点没有偏僻乡村人的腼腆,反而有一股让人喜欢的嘎劲,宣传队长和其他队员也都很喜欢他,但因年龄小,一直没同意。为了表示自己参军的决心,同时也为了瞒过家里,张庆铸请代课老师为自己改个名字。代课老师是张庆铸堂哥的同学,仅大张庆铸3岁。代课老师拿了一本字典,让张庆铸闭着眼睛摸,一摸摸到了汉朝名相张良的名字,张庆铸因此变成了张良,并如愿以偿地到了部队,在卫士剧团里当了个小演员。

  一幕发生在河北的隆化。

  1948年5月25日下午,东北野战军某纵队发起了解放河北隆化的战斗,部队从北面接近隆化中学的守敌,6连撕开突破口,冲向北大墙东北角。随后,营预备队五连也投入战斗,准备向隆化中学发起攻击。突然,敌人的轻、重机枪的火力从右侧横扫过来,立刻把部队压制住了。敌人的火力点是右前方150米的桥形碉堡。连接隆化中学北大门有座横跨沙河的桥,已被狡猾的敌人构筑成桥形暗堡。6连攻打东北角炮楼时,敌人才捅开射孔,几条火舌拦住了前进的道路。此时只能寄托6连继续执行爆破任务,炸掉这个“拦路虎”。很快,6连有两个战士跃出壕沟,一个抱着炸药包,一个在后边掩护。他们在营、连轻、重机枪的掩护下,迅速通过敌人火力封锁。行进时爆破手的腿受伤了,但仍顽强地冲到桥下。爆破手到了桥下却急得团团转,原来那个桥离地面有一人多高,两旁是砖石砌的,没办法放炸药包。如果把炸药包放在河床上,又炸不着碉堡。这时,响起了冲锋号,总攻时间到了,再拖延下去就会有更多战友牺牲。突然,爆破手猛地托着炸药包,拉下了导火索。一声巨响,桥被炸塌了,敌人机枪哑巴了。

舍身炸碉堡的爆破手是闻名全中国的战斗英雄董存瑞。牺牲时19岁。

1948年参军的张良,并不知道当年发生在河北隆化的这一幕,可7年后,却是他为牺牲的英雄演绎了这经典的一幕。



1955年张良的命运因英雄董存瑞而改变

  自1948年参军后,张良随部队参加了辽沈战役。沈阳一解放,他当上了军鼓手,又随部队南下加入了平津战役,并于1949年10月1日这一天,随军乐团参加了开国大典,这成了他终身难忘的时刻。朝鲜战争爆发后,张良作为文工团员,在1950年10月,随第一支秘密入朝的部队开赴前线。他除了照料伤病员外,还马不停蹄地参加了战地宣传,为志愿军战士们演出新编的歌曲和快板书。18岁的他在战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55年初,北京的舞台正上演话剧《战线南移》,张良在其中饰志愿军战士何玉成。那机灵俏皮的模样被台下的一双眼睛盯上了,这一看,中国产生了一个著名的表演艺术家。

  人们说命运,这就是命运。

  看上张良的人是谁,新中国的著名导演郭维。

  在今人的眼中,认识郭维的人很少了。在建国初期的50年代,郭维是大名鼎鼎,鼎鼎大名。为什么?那时有一部著名的电影《智取华山》,家喻户晓,谁是这部电影的导演,就是郭维。

  此时的郭维,供职于长春电影厂。

  郭维到北京来选演董存瑞的演员。

  国家电影局副局长陈荒煤决定将董存瑞形象搬上银幕,由赵寰、董晓华与中南军区艺术剧院创作室主任丁洪成立剧本写作组。电影剧本完成后,国家电影局将拍摄任务交给了长春电影制片厂,由导演过《智取华山》的郭维执导影片。

  郭维接受任务后,立即开始挑选演员,几经周折也没有合适人选,这次到北京看华北军区文工团的演出,意在挑选出演董存瑞的演员。无意中发现的张良,身上的那种嘎巴精的、一笑一个酒窝、一看就是普通老百姓、农村的嘎孩子的感觉一下打动了郭维。郭维知道,董存瑞的小名就叫“四嘎子”,就是有股嘎巴劲。张良身上流露出来的正是与董存瑞相同的东西。

  交谈之中,郭维知道张良15岁参加解放军,经历过辽沈战役、平津战役和抗美援朝,经历和董存瑞相似。相貌也和董存瑞相似,性格也有相似之处。还参加过各种演出,有一定的表演经验。这样的一个人,是扮演董存瑞的绝佳人选。带回电影厂一试镜头,果然满意。


《董存瑞》让张良缘定今生

  张良成功演了“董存瑞”之后,马上成为社会舆论的热点,也收到很多人的来信。来信大都是鼓励和赞扬的话,只有一封信毫不客气地批评。批评张良演了《董存瑞》后骄傲了。

  谁在批评张良?是八一电影制片厂的王静珠。

  他们互相认识。

  那是在全国话剧汇演的时候,张良去观摩别的剧团演出时,发现观众里常有一个染了一头金黄色头发的姑娘。后来两人还经常擦肩而过,有一次在天桥剧场,她走过去,还回头对张良一笑,成了张良永远的美好记忆。这人就是王静珠,头发是在演一部前苏联的话剧时染的。第二年,抗敌话剧团全体到八一电影厂去拍片,正好八一厂放映《董存瑞》电影,就邀请张良他们一起观看,看完后进行座谈。这时坐在张良眼前的一个黄头发小姑娘,正是王静珠。她也看见了张良,冲他又点点头。散会了,张良在人群的后边,看到了那双异样的眼神。等张良一回到沈阳,就收到了王静珠的那封信。她在第一封信里批评了张良:你受到了人民的欢迎,但是你绝不能骄傲。

  王静珠对张良的批评,是感情上的反弹琵琶,他们从此情定今生。

  董存瑞形象的成功扮演,让张良感受过一般人无法企及的风光。也让张良成为了扮演战士的“专业户。”

  1957年,文化部评选1949-1955年优秀影片中,张良凭借《董存瑞》中的突出表演而获个人一等奖。1962年主演影片《哥俩好》,获第二届电影百花奖最佳男演员奖。

  1962年,在第二届《大众电影》百花奖评选中,张良以很高的选票获得“最佳男演员奖。”在颁奖大会上,周恩来总理、陈毅副总理出席了颁奖大会。周恩来总理还亲切地对张良说:“你演得像个战士!”为张良颁奖的是当时的中国文联主席郭沫若。奖品则是由老舍先生题字、被镶在一个大镜框里的奖状。

  老舍先生的题字是:

  气壮肩双虎,男儿斗志昂。

  都夸哥俩好,应胜汉张良。

  《大众电影》第二届百花奖 “最佳男演员奖”获得者张良同志。

  1963年5月   老舍题。

  张良说:“我的前30年都在演戏。概括起来一句话:“当兵,演兵,为兵塑像。”

  在《林海雪原》饰警卫员高波;在《三八线上》饰志愿军战士小不点;在《碧空雄师》中饰战士李二娃;在《哥俩好》中分饰陈大虎、陈二虎两角;在《战上海》中饰战士小罗;在1965年拍摄的《打击侵略者》中饰班长丁大勇。复出时, 1978年,在影片《斗鲨》中战士郭东山,1979年在电影《挺进中原》中饰炮兵营长张震山,这成了张良演艺生涯中的绝响。

  之后,张良的艺术之花开始绽放在导演的舞台上。



下篇

  后30年导演,做首开先河的旗手,勇闯禁区的勇士。

张良的艺术之路二

放弃军籍南下广州之谜

  1993年第06期的《当代电影》,名为祁海的作者发表了一篇文章: 《“张良现象”的启示 》。

  文章说:近年来,正当不少导演拍摄的电影因被观众冷落而亏损累累之时,在80年代才当导演的张良,却接连执导了三部低成本、高票房的南国都市电影,博得广大观众的热烈掌声。《雅马哈鱼档》开市大吉,售出215个拷贝,赚纯利117万元;《女人街》生意兴隆,售出161个拷贝,赚纯利63万元。《特区打工妹》收入颇丰,售出拷贝171个,赚纯利46万元。经全国广大观众投票,张良的大名荣登“新时期影视十佳导演”的金榜。

  张良于1984年执导的《雅马哈鱼档》更成为南国都市片的举旗之作,在广州首轮连映20天共900场,观众高达65万人次。

  广东的影评家也指出:20世纪80年代中期,岭南电影艺术家振臂呼唤“南国都市电影”,早年因饰演董存瑞而获国家文化部优秀演员一等奖的著名演员张良,率先推出的《雅马哈鱼档》获得了文化部1984年优秀影片奖等大奖,之后又锲而不舍地推出了《女人街》、《特区打工妹》等。在华南影坛引发了关于“南国都市电影”的大讨论,并与香港电影新浪潮运动相呼应。“张良以他敏锐的洞察力和对现实生活的热情及开朗明快的艺术风格,占据了“南国都市电影”的重要地位。

  本来是八一电影制片厂的人,后来下放到了本溪的张良,是怎样来到广州的?又是怎样由著名演员转行为一个名导演的?

  张良平反后,来到北京等着八一厂落实政策。本来也有重穿军装的机会,但当时炙手可热的江青曾问部队负责人:“听说张良要去你们那里?”部队负责人回答:“是,想调他为战士演戏。”江青不高兴地说:“张良不能扮演我军战士。”

  就这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堵塞了张良重回部队的路。

  恰在此时,珠江电影制片厂闻讯赶来“挖”他这个新中国诞生后的第一代名演员,张良因而来到了广州。

  现在来看看张良的这个选择,可清楚地看到张良对艺术的执着和人生的信念。

  他要坐等落实政策回八一厂,是完全可能的。恢复军籍,他将有一个很美好的个人生活环境,很多人的现实证明了这一点。但张良不想坐等空耗艺术生命,他想要的是工作,想要的是在有限的生命中多一些艺术的创作,多一些艺术的足迹留给后人品味。

  他做到了。他导演了多部影响深广、轰动一时的影片,有的可以和他主演的《董存瑞》一样成为经典。

  他的艺术生命也因而延长到上个世纪的90年代末。

  再看看其他一大批复出后的著名演员,不少人的艺术之路也就止步于复出之时。比较之中,很是欣慰于张良的选择,很是欣慰于张良对艺术的执着。

  有人会问,到了珠江电影制片厂,张良怎么中断了自己的演员之路,改行做了导演呢?

  1978年,阔别银幕12年后,张良又踏上了“当兵,演兵,为兵塑像”的历程。第一个角色是陶金导演执导的故事片《斗鲨》侦察排长郭东山。此时张良已45岁,扮演的则是20岁的战士,发福的身材让张良自己都不满意。

  1979年在电影《挺进中原》中,峨眉电影制片厂的导演张一邀请张良出演一位炮兵营长。经一番犹豫后,张良想通过此证明自己能否经此实践,走通扮演我军高级别领导的戏路,他答应了。等看到银幕上自己的形象时,张良对再扮演军人的戏路彻底失望了。他说:“我已经发福了,这形象不行,不是我想象中的军人。”张良决定放弃演戏。

放弃就意味着重新选择。

  张良的选择是什么?

  是导演。

  可在当时的电影制片厂,当一个导演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得从场记、助理、副导演再到导演一步一步地走来。

  张良虽说在卢珏和陶金两位大导演的作品《枫树湾》和《斗鲨》当过副导演,但修为毕竟时日尚浅。不服输的张良又和自己较上劲了。

  他知道,自己要当导演,没人会提供剧本。怎么办,自己写剧本。

  1980年,张良和太太王静珠到苏州体验生活,他们共同创作了剧本《梅花巾》。张良希望据此开拓当导演的新路。

  张良没让人失望,充满江南特色的《梅花巾》上映后备受好评,甚至被立刻送往加拿大蒙特利尔电影节参展。

  新中国第一次表现个体户的电影《雅马哈鱼档》是怎么拍摄的呢?

  2008年,张良从艺60周年之际,羊城晚报记者对他有个专访,并于这年的11月27日报道,标题就是《“董存瑞“张良转当导演 揭秘【雅马哈鱼档】》。

  《羊城晚报》的报道揭示了张良拍摄《雅马哈鱼档》的初衷:反映改革开放的时代生活,捕捉时代的脉搏。

  《雅马哈鱼档》后来获文化部优秀影片二等奖;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美术奖。

  张良由此成功转行成为了导演,并开启了南国都市电影的先河。之后,又连续拍摄了《女人街》和《特区打工妹》,刮起了一股南国都市电影的旋风。

  现在人们仍记忆犹新的《少年犯》,是当时的一个禁区题材的作品。

  王静珠和张良共同完成了这部电影。

  这部电影创下了诸多第一。

  第一次用监狱实景拍电影;

  第一次用少年犯主演少年犯;

  第一次采用少年犯自己作的曲;

  第一次用少年犯演唱主题歌。

  1985年11月23日在上海大光明电影院首映时,9名犯罪少年当庭释放,全国轰动,很感人。《少年犯》随之迅速走红全国,后来得了政府奖、百花奖,还有国外的大大小小10几个奖。”

  拍青少年吸毒题材的《白粉妹》也是王静珠和张良一道闯的另一个禁区。

  敏感题材的《逃港者》也是个禁区,但他们也闯进去了,而且都曾风靡全国。

  3部电影,构成了张良导演的另一道“特殊风景线,”与其南国都市电影互相辉映。

  题材的创新,手法的创新,构成了张良执导电影的特色,也是他成功的原因。

  张良的艺术生命在导演的路上一直延长到1996年,此时的张良已63岁了。

  张良老了,但他的艺术不老。

  2010年12月31日,张良获广东省首届文艺终身成就奖殊荣。

  在张良从艺60周年时,广东举办“张良电影回顾周,”每天播放一部张良主演或导演的优秀影片:《董存瑞》、《哥俩好》、《梅花巾》、《雅马哈鱼档》、《少年犯》、《女人街》、《特区打工妹》。

  那时,张良记起了与王静珠恋爱时,写给自己的信中引用的一句诗:“空虚的谷穗总是仰首向着天空,饱满的谷穗总是低首向着大地。”

  张良历时60年的艺术人生,就是中国大地上收获的饱满的谷穗。


(作者:佚名 编辑:admin)
分享到38.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