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APP

人民作家——舒群

时间:2015年06月03日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字体:


鍥剧墖1.jpg


舒群,本名李书堂,是中国当代著名的人民作家、革命活动家,出生于黑龙江阿城,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并参加第三国际中国组工作;1935年加入中国左翼作家联盟;1937年担任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同志的秘书,以总部随军记者的身份参加了著名的平型关战役;1941年至1943年,出任由毛泽东同志亲自指导的《解放日报》《文艺》副刊版主编,并协助毛泽东同志筹备了“延安文艺座谈会”,出任延安鲁迅艺术学院文学系主任。新中国成立后,深入抗美援朝前线阵地采访志愿军事迹;先后出任鞍山大型轧钢厂工地党委副书记、东北局宣传部文委书记、东北大学副校长、东北电影制片厂首任厂长、东北文联副主席、中国文联副秘书长、中国作家协会秘书长等职,是全国政协第四、五、六届委员。1958年5月,45岁的舒群被错误打成“反党分子”,下放到本溪市。先后任本钢二铁厂党委副书记、本溪合金厂副厂长,后下放到桓仁县木盂子公社蔡娥堡大队。1978年落实政策后被本溪市委任命为市文联副主席,增补为市政协常委。1979年1月,中国作家协会恢复舒群同志的党籍,恢复原级别,另行分配适当工作。1981年11月,被增补为全国政协委员。1989年8月2日,舒群先生在北京逝世,享年76岁。

 鍥剧墖2.jpg

 

舒群是杰出的作家,但首先是英勇忠诚的革命战士。早年的贫苦生活磨砺了他坚韧独立的品性,社会的黑暗不公使他很早就确立反抗与革命的志向,民族的危亡、家园的沦丧使他奋然而起。“九一八”事变后,舒群参加了东北抗日义勇军,1932年加入第三国际中国组织,同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这时他年仅19岁。从此,舒群一手持枪,一手执笔,为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而战斗和写作。在担任共产国际洮南情报站站长期间,他用笔名“黑人”发表了大量充满爱国进步思想的诗歌和散文。与此同时,他还参加了抗日救亡艺术团体星星剧社的演出。在险恶严酷的斗争中,舒群经受了一次次生死考验,坚贞不屈,履险如夷。1935年,舒群在上海加入中国左翼作家联盟。抗战爆发后抵达陕北,在八路军总司令部任朱德总司令的秘书和随军记者。在抗日最前线,舒群参加了平型关大捷等一系列战斗,同美国著名作家史沫特莱一起冒着枪林弹雨进行战地采访。《写在太行线上》、《记史沫特莱》、《记贺子珍》等报道产生了广泛影响,有力地鼓舞了抗日军民的斗志。1938年,舒群在武汉与丁玲共同创办文艺刊物《战地》。1940年回到延安后,舒群任中央机关报《解放日报》文艺栏主编、鲁迅艺术学院文学系主任。他积极参与了延安文艺座谈会的筹备工作,会前,毛泽东同志十多次找他谈话,向他了解情况、听取意见。舒群亲耳聆听了《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深受教育和鼓舞,更加坚定了文艺为人民服务的信念。1946年,舒群筹办组建了东北电影制片厂,担任厂长,领导拍摄了新中国第一部故事片《桥》,是新中国电影事业的开创者之一。新中国成立后,他历任中国文联副秘书长和中国作家协会秘书长,第六届、第七届全国政协委员。


 鍥剧墖3.jpg

舒群先生的文学生涯与国家兴亡、民族命运息息相关,他的创作,是在血与火的战阵中发出的号角,是历史前进的足音。“九一八”之后,舒群与萧军、萧红、端木蕻良、白朗、罗烽、塞克、金剑啸等一批年轻的东北作家,承受着国破家亡、流浪离散的共同命运,在那悲惨的时候,回望可爱的家乡,深情书写白山黑水的大地和人民,有力展现那个时代的纷繁世象和苍茫人心,形成了现代文学史上具有深远影响的东北作家群,舒群就是其中杰出的代表。1934年秋他被捕入狱,受尽折磨,仍以坚强的毅力完成了《没有祖国的孩子》,描写了一位在侵略者铁蹄下失去家园的朝鲜少年可歌可泣、震撼人心的成长故事,这部具有国际主义视野、充满不屈的革命精神的作品,一经发表便轰动文坛,成为他在30年代的小说代表作。舒群这一时期的创作是时代的痛史、民族的心声,表现了东北人民的悲惨遭遇和顽强反抗,表达着对侵略者的仇恨、对父老乡亲深沉的爱以及早日收复故土的强烈愿望。

40年代后期,舒群在《讲话》精神指引下,将革命实践活动与文学创作紧密结合起来,创作了一批反映革命斗争和生产建设的优秀作品。他的小说赤诚讴歌时代巨变,敢于直面生活中存在的问题。1950年,舒群以作家的身份奔赴抗美援朝战场,创作了长篇小说《第三战役》。1952年起,他转入冶金战线工作,为我国冶金工业的恢复和发展做出了贡献。尽管在政治运动中饱受磨难,但他在艰困的条件下创作了长篇小说《这一代人》,真实地描绘了新中国经济建设的宏大历史图景。难能可贵的是,这部作品并没有简单地采用二元对立、新旧对比的写作模式,而是以生动丰满的人物形象,历史地和具体地表现时代变迁和社会发展。在改革开放新的历史时期,尽管病魔缠身,但舒群宝刀不老,迎来了文学创作的又一个高潮。他的《少年chen女》获得1981年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倾注半生心血的系列纪实小说集《毛泽东的故事》满怀深情地刻画了革命领袖生动感人的形象,一经推出便引起很大反响。

 

鍥剧墖4.jpg 

 

舒群先生的文学创作成就广为人知,但很多朋友对作为渊博学者的舒群可能还不太了解。今天大家看到的《中国话本书目》就是他长期研究中国古代小说的成果。面对这部50多万字的专著,我们不由得感叹,这是一位多么宽阔深厚的老人,他经历了那么多大风大浪,胸中蕴藏着多么丰富的宝藏。可惜天不假年,就在他的第三部长篇《乡曲》即将出版的时候,舒群先生与世长辞。

舒群是一个大写的人。在朋友们的记忆中,他豪迈、坚强,重情重义、古道热肠。当年孤独无助的萧红在哈尔滨冰冷的旅馆中临产,是舒群第一个前去解救她。萧军和萧红的处女作短篇小说集《跋涉》面临出版困难时,也是他省吃俭用凑够了印刷费。他的内心始终燃烧着热情的火焰,他深爱着哺育他的土地和人民、深爱着自己的同志和亲人。在艰苦的斗争中他始终保持着革命者的坚贞刚毅,面对厄运、面对不公正的打击,他镇定从容,从没有被击垮,因为他的信念和理想从未有过动摇。

舒群是一位视写作如生命,毕生追求崇高精神生活的作家。无论是在烽火连天的岁月,还是在和平时期,无论是在繁忙紧张的革命活动中,还是磨难困厄之时,他从没有放下手中的笔,从没有停止记录他为之奋斗的事业、从没有停止记录他的土地和人民的经历。他把这视为自己的神圣职责,至死信守不渝。他的作品具有鲜明的时代风貌,体现着一个行动的革命者独特的生命体验,把传统性和现代性、地方性和民族性有机地融合在一起,具有强烈的现实主义特征,朴实无华而又感人至深。舒群先生生前多次说过这样一句话,“在生时,作品以作家的命运而命运,而在死后若干年,作家却以作品的命运为命运,或各有各的命运。后人铁面,历史无私。” 历史已经证明舒群的作品和人品都是不朽的。他的革命活动和文学创作为后人留下了宝贵遗产,有力地昭示着这样一个真理:站在人民奋进的前列、站在时代进步的潮头,作家的写作和创造必定能够获得持久的生命。

 

 

 

 

(作者:佚名 编辑:admin)
分享到38.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