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APP

大师之路

时间:2015年06月02日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字体:

本溪日报记者 刘晓波

 “胸有万壑行千里,觅得静寂春消息。”一切未开之境,才是一个大师追寻艺术天门的起点。与冯大中老师浩瀚的心灵相比,我们解读的只是一个檐角,而这也足以让我们对老师肃然起敬……                                                               ——题记
翻阅冯大中的所有作品,看每一题款,每一年代,翻阅过往所有大家的评论,翻阅冯大中记述的创作实录和那些早已泛黄的一册册速写本,心便一点点退却浮躁,沉静下来。于是,才能一点点走进冯大中的艺术世界,才能真正了解冯大中之所以取得今天名耀美术史所走过的令人敬佩的道路,那是一条寂寞的大师之路,也是灿烂的心灵之路——从年少时代的临摹,到青年时期的写生以及成名成家后每年完成的作品,你不但会发现冯大中老师初起绘画时便显露的天分,更会看到他超人的勤奋,卓然的绘画才情以及他悄然于画室中度过的每时每刻时光于作品中所映现的高贵品质。冯大中真的是在“十而有五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耳顺”的每一个人生阶段,都播撒进他艺术思想的光泽,他的学养、体识、见解、修为都力透纸背,淡定地写在一幅幅的作品中。我们只知道仰羡冯大中所获得炫目的荣誉,却未曾看到这些荣誉里浸透着更加璀璨的光芒——为了心中的艺术莲界天门的打开,冯大中在心灵和画室间寂寂跋涉之路显得如此晶莹剔透,豁然间,那些丝丝缕缕渗透冯大中心灵光源的画作,那些饱受多少寂寞求索精神、失女之痛情感和那“壮哉毛瑟舞,无尽泼山河”的豪情,让我们才刚刚看懂老师的作品,伫立其画前,如何不泪光盈盈……




三分天赋七分勤画室悄悄冯大中从最初师从当地名士李笑如画虎,他便临习了李笑如的《猛虎在山》(1965年),关松房的《春雨》(1967年),当时他才十几岁,他把画临得惟妙惟肖,细致入微,但当他拿给老师李笑如看时,老师却说:“你这画还不值这张纸钱。” 到了1968年,再拿画给老师看时,老师说:“你现在的水平,要找个工作是绰绰有余了。”但仍谆谆教诲道:“池水尽墨始有张芝,蕉叶成冢才有智勇,学画要师传统,师造化,在基本功上下死功夫……”老师自然衡量得出这个学生的天赋和潜力,但艺术的道路没有坦途,历经艰苦跋涉也未必就有收获之功。冯大中铭记肺腑,他知道老师要去掉的是人性里的心浮气躁,是对他素养的鞭策和品格的锤炼。冯大中心智沉潜,慧悟无声,登华山、上长白、临渊池、赴幽谷,冯大中即使写生一棵古树,一块岩石,也会多于别人几倍写就,从不同角度,用线反复勾勒,认真刻画其结构特点,包括不同质感的微妙变化。写生时遇雨,他就把伞把儿插在脖领后……他胸中的热忱如燃烧不熄的火焰,从未因环境条件恶劣而怠惰过,正是这种扎实的写生,给他日后的创作带来极大的补益。2008年创作的《高山景行》的灵感就是从他几十年前到千山写生那个本子里找到松树的原型。他坚持走传统的写生道路,师古人之心,在写生的基础上展翰墨,以心境拓笔法。冯大中精益求精的绘画精神在画界一直为人称道,了不起的是,他功成名就至此,名满天下至此,也无松懈之态,骄傲之情,依然不改这种踏实淡定的品格。如此,冯大中山水、花鸟、走兽,无一不能;工笔、写意无一不精,既能做丈山尺树,又能做盈尺小品。他的艺术主张是——“作工笔时,一定要有意笔之韵致;作写意时,一定要有精微之笔情。”他作画铺陈时,无不用心至极,使衬景与主题浑然一体,神韵贯通,气息相连。大面积的背景甚至可以为一个占踞最小面积的动物作最华美最繁复的似工还意的铺陈,然后对很小的那个动物又以工笔处理,冯大中在绘画里的畅意与严谨,可见一斑。他在画室中,不仅反复品读古人画册,而且常常数十遍地临摹一幅古画,他在临摹八大山人的《杨柳浴禽图》时,五尺、六尺、八尺的宣纸,一直临摹了60余遍,方才罢休,他在画上题到:“杨柳春风拂苦心,孤禽沐羽墨难皴。老夫磨透眉纹砚,追到神魂方解襟。”使心灵与古画对接,了然于心。无论是骋怀猛虎,寄情山水,还是挥写松竹梅兰,都是他心灵智慧的结晶。在心无旁骛里磨砺出的必定是一种精神,驾驭外物并赋予神逸灵动,这才是他要创作的作品,我们感受冯大中作品的魅力,正是读到冯大中这份汗水和欢欣。原本,艺术的根基就是对天地万物的酷爱,不但爱他们的形象,更爱形象里生动的灵魂。冯大中的心灵里如果没有这种酷爱,他的作品便不会达到“前无古人,后启来者”的致远高度,冯大中即使寥寥几笔的竹枝、兰花线条也都汇聚浓浓真情,在沉淀一切喧嚣之后开始他的轻轻落笔,如此,画作中怎会不影印出冯大中心境高逸的追求……采访中,看到冯大中从少年时学习的笔记,密密匝匝地记满了诗词曲赋;画室布满了古今中外的画学画论,你便可感到冯大中日积月累的毅力和痴情。由于母亲的出身问题,他报考受挫,先后在农村插队,在企业当工人。可是,无论是种田、喂猪,当车夫、伙夫;还是在生产一线忙碌,他始终没让画笔荒废,没让那颗艺术心灵在胸中停止跳动。真正是——“艰辛岁月,铸我功名切。冷眼南窗看世界,谁家灯火不灭?今无囊萤映雪,难忘草河昏朝。感叹红尘万丈,唯恋画室悄悄。”我们无法看到这画室中的让人肃然起敬的一幕幕……观虎之情思,画虎之意境,为虎点睛丝毛,为己寄怀写照。这就是冯大中在作品中追求的格调和情怀。冯大中以山水成名,1984年,冯大中与宋雨桂合作的山水画作《苏醒》一举获得第六届全国美展银奖;1985年,冯大中以虎为题材创作的《初雪》获得“前进中的中国青年”全国美展银奖;1988年,作品《早春》获得首届中国工笔画大展金牌;1991年,作品《晚霞》获得第二届中国工笔画大展银奖;1994年,作品《霜晖》获得第三届中国工笔画大展金奖……冯大中以他一帧帧独出机杼的作品在中国美术馆展出时,引得观者如堵、好评如潮。当时,赵朴初老人赋诗赞曰:“画坛有猛虎,大中堪称王”。由此,冯大中开始了他艺术人生的新的启程。上个世纪90年代他频繁游走香港、台湾、新加坡、日本、澳大利亚、法国等地区和国家举办画展,著书立说,他的声望达至巅峰,被誉为“天下第一虎”,“当代画虎大师”。他也的确堪当其名,不但创造了属于个人画虎的艺术符号,同时,他的画品人品学养也在美术界有口皆碑。享誉全球的科学泰斗、诺贝尔奖获得者杨振宁博士对他厚爱有加,在他香港举办画展期间,亲自驾车观其画展,在作品《早春》、《梦乡》前停留良久,然后轻声慢语地说:“近代人画虎,早年首推张善孖。现在,你的工笔虎的确是挣脱了前人的绳墨,使人耳目一新,有美术界评论家说你的虎‘前无古人,后启来者’,我看是中肯的。”在冯大中的大事年表上,我们可以看到,每一个阶段都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从获奖,到1987年与宋雨桂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举办画展,到突然沉寂下来开始蓄积新的创作,再到 2009年携呕心沥血70余件山水画作,赴全国巡展,又一个20年,冯大中以他的《高山景行——冯大中艺术展》再次震动美术界,各界评价登峰造极,这其中的艰苦和潜心怎一个“勤奋”了得?冯大中曾说:“我是命运的宠儿,时代的幸运儿。我不见得比别人更聪明,别人也不见得比我不勤奋,然而,命运却赐给我很多。”冯大中声名远播,令同道业界一次次为他震撼而心生敬佩。最为重要的是,他数十年修心修为,慧智通达,研学古今,跻身现实,以山水养性,以诗文寄情的兼修之功,才使他一步步成为名副其实的艺术大师。



我心中有猛虎细嗅蔷薇“我心中有猛虎,细嗅蔷薇”。这是冯大中在他甲子艺辑《高山景行》的扉页上赫然写上英国诗人的一句诗。这正契合了冯大中“豪情之志在胸,儒雅之情于腹”最生动的内心。事实上,如果我们不了解一个人的心灵和境界,就无法真正读懂其作品;如果不了解他的志向与追求,就无法懂得真正的敬重。“立志平生攻画虎,胸中还有八荒图。搜得奇景抒慷慨,再展横空万尺素。”在他致远的内心,铺展的和尚未呈现的万千景色仍然浩荡着奔涌着,显示了冯大中非凡的创作实力和作为一个艺术大师的悠长道路。冯大中的工笔显露着一种轻松,看上去细而不腻,工而不匠,严谨典雅;冯大中的写意则是一种内敛之后的奔放,似吐还蓄,似涌还含,透露着画家深厚的学养。画两只老虎在一起时,他从不曾让两只老虎尾巴出现于同一画面中,为的是去其杂乱,每一细节无不考虑细敏。冯大中驾驭整体画面的能力极强,博大而精微,特别是他那宽银幕般的老虎、大制作的山水、还有赋予静寂高标的松柏、竹石等,无不显得风骨奇绝,蕴藉凝练。冯大中的盈尺小品,也常是笔精墨妙,多一笔赘,少一笔稀,深得八大山人的笔墨精神。从冯大中独创虎的艺术符号,到90年代初期他又画《出浴图》,开始寻求不似之似,从以形传神,转向以意取神。冯大中的作品延续了中国古代大家对于自然的触摸,反映了当代中国画对自然与生命的亲近态度,在现代的功利世界里回望我们曾经有过的自然抒情传统,显得很华丽很儒雅。作为当代中国画的中坚力量,冯大中在传统题材研究、大幅山水以及他所擅长的工笔动物等方面,都有着不同凡响的拓展,展现了一个绘画大师出入于工笔、写意,畅行于花鸟、山水之间,融会贯通传统与创新的审美理想。冯大中表现虎的高超微妙的手法,成为前无古人的一个创造,这源于他勤奋的探索和锐敏的思考,冯大中以一种天人合一,内圣外王的姿态,威而不露的雄风,赋予虎以新的艺术生命,而这正是人类永恒的主题——艺术和爱。他一边创作,一边思考虎画的艺术价值真正要表现的是什么?难道仅仅是勇猛和彪悍?难道仅仅是蛮力和开疆拓土?在冯大中的思维里一直就潜藏着一个世界,有着永远读不尽的渺远的苍穹,有着人类永远解不透的的无穷奥秘。冯大中说:“人类若没有新鲜的科学知识,去填补饥渴的灵魂,便难以寻得一把把开启宇宙千重门户的金钥匙;人们若没有高雅的艺术去抚慰躁动的心灵,梦世界里便缺少柔和的芬芳和曼妙的景色;要不断地去破译天地间那一个又一个未知,去一次次尝试那青春的果敢,才是生命最华美的律动……”这便是冯大中老师师源古法,寻求突破创新,显示他不同凡俗的艺术思想的根基。冯大中的山水画作“气吞万里如虎”,他表现的情致是:山川静默,万物含情,但他追求的古调古韵又融于现实生活的生命样态,觉得他既高远又亲近,一如他本人。在近年他的创作中更加赋予了这种诗性的气质,浪漫的色彩,尤其经历了失女之痛,他所表现的浪漫几乎让人看了落泪。《苍茅白露》是冯大中从无尽悲思心痛中艰难度过来的第一幅寄怀惬意之作,那里将永远窖藏这位大师心灵最深处的情感;《幽谷之馨》是冯大中泪泉和墨为女儿冯越而作,以寄无穷;“健碧缤缤饱墨痕,凄清切切泼漓淋。兰芳自古为王者,我写清芬寄子魂。放笔山泉狂写兰,愁云悲露浸心田。想儿无尽多惊梦,刻骨摧肝泪不干。”这是冯大中为作品《翰墨淋漓寄子魂》的题款;“幽谷谁怜王者香,几枝情态各低昂。女儿不至知何处,只洒同心墨数行。”作品《谁怜王者香》那寥寥数笔的兰,让人看了泪如泉涌……作品的功力和画家的情怀,谁人可懂,然而你被其作品撼动,这一刻,是否才刚刚迈进这位艺术大师心灵的门槛? 作品《在水之湄》,冯大中以一种更加澄明、豁达的眼神审视周遭的一切。他以诗意的笔情渲染画境,以哲人的思想赋予作品灵魂。《在水之湄》对虎以工笔写之,对背景以意笔抒情。既求对立统一,又求微妙变化,可谓相得益彰,与《诗经》中的赋比兴的行文极为相似,画面似一部流动的诗篇,淡淡兮,不胜其华;皎皎兮,极尽其澄。他所表现的不动声色山水,孕育着无限壮阔的生机,有“便引诗情到碧霄”之感,古意遒劲,内力深含,其意净简,其势沉郁。在他的画作中,从未看到过俗情俗态,而是气象高华,笔墨苍厚,纵横深远,出古人之心,学古人之风,既超然物外,又入世平和。对于山水的热爱,冯大中如痴如醉,他说:“其实山水画是最能抒发和表现我的情怀的,过去和画老虎时间分配是各占50%,从八十年代后期因表现虎的作品获得大奖,把画山水的时间给挤占了。如此时间还不够,还得贪黑熬夜画虎。其实,从创作上来讲,我画山水更有欲望。而且,画山水和画虎是两个方面的互补。如果只会画老虎,而不会画山水,那么老虎的背景如何去补呢?对一幅作品肯定会有欠缺和不足。”难怪冯大中的虎画被专业人士认作是山水画,整体的画面是完美的、统一的。冯大中笔下的梅花也是超乎其类,拔乎其萃,他的作品《万玉图》呈现的是——“雪野寂寂,灿然其开。烈焰冷香,卓立风采。”所谓入古既深,出之方远,就是艺术家诗意的构思所呈现的心声心画吧。在《岁月》中表现的则是觅古松不见,感怀庾信的《枯树赋》而叹人的生命在宇宙之中是多么的脆弱和渺小。《远瞩》则反映的是神游千载之上,面壁而心往万壑之中。创作《长白五月》时,他六次登临长白绝顶,饱览风云雨雪,他所表现的景致更在画外的那份情怀——时值长白五月之阳春,山下是繁花烂漫如锦,而画家表现的是高风悲旋,四野低垂人生之高境,那份心灵的浸润独逸世外,这便是冯大中强者之外的百转柔肠,体现了一个艺术大师的不同心怀。大制作的《新雨晴岚》、《高山景行》以及小尺幅的《一枝一叶也风流》、《写得翰墨舒春风》、《老竹婆娑》以及仿八大山人的《瓜鼠图》情味,都极尽大师的心境和品格。



情之传递,是艺术的本质。这正是艺术令人痴迷的原因,也是冯大中倾一生要不断深入探索的。他清醒地说:“在艺术上,不要作茧自缚,也不要刻意地追求暂时的蜕变,因为你在实践当中会有新的感受和体会,你会不自觉地去变,这种变化是很微妙的,不是刻意追求的。”冯大中胸怀博大苍润,但也纯稚如童,他为构思了15年,用一年多时间画就的《快哉童年》题款这样写道:“在人生的旅途上,年龄愈大,心灵愈沉重,世界愈狭小;岁数愈小,心灵愈轻松,天地越宽大。”“童年的情感是纯真的,儿时伙伴相交不须分贵贱,相知一言倾寸心。当岁月给我们带来成熟时,请不要索回这稚子的天趣,雏儿的纯情。”冯大中的心灵世界一面入世,一面出世,立定高远,禅心无杂,折射着动人的光泽。冯大中老师的才情常常令人佩服不已,他欢快的内心,睿智的反应令人叫绝。他在为原辽宁省委书记闻世震绘制的《新篁明月清泉图》作现场即兴题,思考片刻便挥笔写道:“世震书记为政多年高位,其心如月,皓皓乎自有其辉;其情若水,淡淡乎自有其善;其德似竹,郁郁乎自有虚心劲节。”令在场人士无不钦佩。更显才思敏捷的是为原沈阳军区政委姜福堂画的《秋风海浪图》作即兴跋时,似不假思索,但又一波三折,幽默轻灵,其洋洋洒洒之势,如同早已深思熟虑,一边谈笑风生,一边写道——“福堂作画,不厌其大。泼水为海,点石为崖。其色亦雅,其墨亦华。风也萧萧,浪也滔滔。思也飘飘,情也渺渺。心也浩浩,笔也矫矫。今观斯画,势与天高。我为其友,焉能不自豪!”……冯大中真实而勤勉,在生活态度上,他说:“我感觉一个人对物质的追求是有限的,比如说追求房子、车、存款,通过一段时间的努力都会达到,但是精神的追求是无止境的,所以我想还是追求精神吧,真正做到留给后人再来评说。先修身、修德,最后修炼自己的本领,把自己的道德立定,不去为纷杂的俗事所左右,别人怎么宣传,我都不在意;怎么闹腾,我也不嫉妒;对我说长道短,也随他去,这就是我心中的立定精神。”



最是情痴故里山感恩盛世著名工笔画家、江苏省国画院党组书记、副院长喻继高在冯大中尚未成大名之前,就看出了他的创作潜力,曾两次商调他到南京,但冯大中不为所动。随着声名远播,进京、出国成为热潮,然而,冯大中始终立定自己,扎根本溪,并把自己的艺术馆也建设在本溪;为辅导中国画虎第一村的农民作画,他曾两次深入到河南王公庄画虎村;他携手“思源爱心火炬基金”在京举行画展,开幕式上,他向基金会捐赠了自己一幅珍贵的作品《君临山野》。这幅画作在上海拍得善款68万元,全部用于汶川地震灾区重建;2007年,本溪市委、市政府授予冯大中“突出人才贡献奖”,他将奖励他的10万元人民币捐给本溪市第一中学,设立“冯大中奖学金基金”,用以奖励那些在德智体方面表现突出的贫困学生。在冯大中善举的感召下,社会各界有识之士纷纷响应,到2010年基金会已收到现金300多万元,用品20万元,先后有120多名品学兼优、家境困难的学生受到资助;2006年、2007年他为盖州家乡修路建桥捐款38万元;2008年汶川地震,他捐画捐款30万元;2010年玉树地震,他捐款50万元。2010年他为上海世博会残疾人馆“生命阳光”捐赠一幅画,当场拍得善款50万元。仅近些年,冯大中先后捐款和通过捐画拍卖筹得善款总计300多万元,用于各项社会公益事业,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赞誉。著名美术评论家邵大箴对冯大中这样评论:“和大中接触过的人,都对他平和、谦逊的性格,对他勤奋好学、不断提高自己的文化修养有深刻的印象,他的人品和修养在他的作品中有自然的流露。”著名军旅作家李存葆将军和他交往近30年,他说:“大中是一位画品和人品互为表里、高度统一的画家。大中为人忠诚厚道,重情重义,上交不谄,下交不骄,称得上谦谦君子。”冯大中视笑如先生如父,成为画虎翘楚之后,每每提及恩师,仍一往情深,先生故去10载,他对师母每月供奉柴米,承欢膝下;他的工笔虎价格高昂,且画来耗时费神,而他却将经年积累的十几帧巨作为中国美术馆收藏……正是如此,早在1987年他举办画展上,王任重、赵朴初这些领导人,还有著名科学家钱学森、著名画家叶浅予、蔡若虹等光临画展,为其剪彩;而2009年的《高山景行——冯大中艺术展》,不但刘云山、成思危、顾秀莲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亲临现场,而且他的画展一路走来,各界政要名流、中国画坛巨擘、外国友人、业界同好纷纷赶来,为画家助阵;各省市领导、部队首长驻足流连,为巡展助威。尤其是本溪家乡的领导,更是站站必到,鼎力支持。



随着他的功成名就,他的荣誉纷至沓来——被评为“中国百年百名优秀画家”;被辽宁省政府授予“优秀专家”;被辽宁省委授予“德艺双馨”艺术家;被本溪市委、市政府授予“人民艺术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接连当选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工笔画学会副会长,辽宁省美协副主席,本溪市美协主席,并光荣地成为第十、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央电视台多次为他录制节目,2010年《艺术人生》栏目还专门为他制作了一期专题。特别是在当前土地如此紧缺、昂贵的情况下,本溪市委、市政府会同国土资源部门特批他8亩的规划用地,兴建冯大中艺术馆。2008年3月29日,这座建筑面积3400余平方米、由中央美术学院和总参三部设计院设计、辽宁省首座以艺术家名字命名的个人艺术馆在本溪大峪新区奠基,经过历时两年的建设,于2010年5月23日落成开馆。冯大中的艺术成就和他的绘画精神,让美术界为之震动,让无数同道心生敬佩。中国美协副主席、中国工笔画学会副会长、著名画家何家英一语中的地说:“在本溪这样一个不算大的城市里,诞生出这样一位天才人物,这是很了不起的事情。如果我们领导没有抓住,他可能就会自生自灭。我说的并不是耸人听闻。因为,不管在哪个城市,包括在我们城市当中,有着许多了不起的画家,然而没有人支持,没有人重视,忙了一辈子,等人去世了之后,基本上也在市面上见不到他的作品,顶多在小画廊,能够淘换到或者能看到,价钱也高不上去,所以是一个特别可悲的事情。因为,作为一个画家,他的一生当中,说真的,他是很执著的,对艺术的那种努力,他从内心的对美的热爱,对自然的挖掘,真是很辛苦,很艰辛的,但最后的结局并不理想。而大中,赶上了我们的盛世,赶上了我们有各界开明领导的支持,才使他从一个小工人,一步一步地走向了艺术的殿堂,走向了艺术大师的道路,这是非常了不起的。”冯大中的成就与成功,证明着文化致远的影响力,辐射力,更是一种可见的实力。同时,体现了一座城市的文化胸怀和高度,体现了一个艺术家的文化良知和感恩之心。冯大中说:“我是辽宁本溪培养的画家,让我感动不已的不仅仅是家乡父老几十年给予我的荣誉,还有那润物细无声的支持。在本溪建设我自己的艺术馆是积在我心中的多年夙愿,因为我的艺术启蒙在本溪,我的艺术成长在本溪,我的生命成长在本溪。我的艺术成就中每一阶段都深含着本溪党政领导的亲切关怀和具体的、实际的巨大支持;深含着诸位朋友的热切关注和真诚帮助;深含着本溪父老乡亲、本溪壮丽而秀美山水的养育。是本溪的山水赐给我艺术创作的灵感,赐给我艺术灵性的寄托!因此,我必须把我的艺术成果展现于本溪,让热爱我艺术的人们到本溪来,认识我的家乡,了解我的艺术成长之路,把我的家乡介绍给全国,介绍给喜欢我的外国朋友们!让世人皆知我的艺术和生命之根在本溪,我的艺术成就属于家乡和人民!” 冯大中的作品体现着一个艺术大师的高标雅格,淡泊功名情怀和从容大气风骨。但冯大中总是保持清醒和谦逊,他说:“纵横天下知深浅,山外有山路更长。”他又开始了新的绘画阶段,为此,他还起了一个浪漫的名字叫《梦里江山》,让我们期待吧,那些尚未展开的神逸飘飞、空寂和谐的山水画卷……


       冯大中简介:现为中国工笔画学会会长、中国美协中国画艺委会副主任、中国画学会副

(作者:佚名 编辑:admin)
分享到38.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