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APP

大方无隅慧心如兰

时间:2015年06月07日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字体:

作者 刘小岩


题记:她是《和平年代》中的慕容秋,灵秀慧质却坎坷多舛;她是《周恩来在重庆》中的宋美龄,雍容华贵却细腻温情;她是《郑和下西洋》中的徐皇后,端庄秀丽却心静如水……她,是一名演员,她对每一个角色都倾注着真心,演戏时她如醉如痴,甚至癫狂,她说她就是戏中人。她说她的人生也像一出戏,她出演的每一出戏其实都在演自己。浸润了数十年的演艺功底,从话剧到影视,苦中有乐却越发让她恬静安然。如痴的戏剧,如醉的人生,就让我们以戏剧的方式走近于小慧,走进她的戏剧人生。

  第一幕   不疯魔不成活

  2006年12月,北京飞腾影视基地,电视连续剧《郑和下西洋》拍摄现场。内景:徐皇后寝宫。永乐皇帝朱棣(唐国强饰)拥着久病缠身、即将离开人世的徐皇后(于小慧饰),两台摄影机分别拍摄两人特写镜头,另设一台拍摄全景,同期录音。

  镜头推成皇上特写

  后:皇上,皇上!

  皇:皇后,朕在这儿了,在这儿呢。

  反打皇后特写镜头,皇后艰难地靠在皇上胸前,将皇上的手握在手里并贴在脸上。喘息着。

  后:皇上啊,时候到了,我真的舍不得走啊!

  反打皇帝特写,泪水缓缓从眼中滑落。

  皇:皇后,你我夫妻相濡以沫,共度患难,你吃的苦太多啦。有句话一直憋在朕的心里,朕今天要告诉你,你替朕为家为国操劳了一生,朕却让你糊里糊涂地就走了,没能让你风光过一回,朕对不住你呀!

  后:皇上,你不欠臣妾什么,臣妾有幸陪皇上度过今生今世,那是臣妾的福分哪。……皇上这些年坎坎坷坷,朱家的兄弟剩下的也不多了,皇上的身边也只有一个十七弟,这么些年过去了,恩恩怨怨也都淡了,皇上你要对他好一点,不要再较劲儿了,好吗?

  皇:朕答应你,永远不会伤害他。

  后:还有煦儿老是惹事儿,他是不死心哪,皇上就别为难他了,让他早点断了念想,哪怕只做一个吃喝玩乐的逍遥王爷也好哇。

  镜头推近,两人泪流满面,紧紧拥在一起。

  整个拍摄场景中的工作人员全部沉浸在朱棣和徐皇后的生离死别的场景中,3台摄影机一直开着,他们似乎忘记了停机,似乎人人都在明朝寝宫中感受着这段千古深情。还是唐国强从戏中醒来,叫了声:“导演,该停机了吧?”导演这才回过神来,赶忙喊“停”。所有的人这才长舒了一口气,随即都为两名演员精彩的表演鼓起掌来。

  电视剧《郑和下西洋》被称做一部“男人戏”,而里面的徐皇后的扮演者于小慧却被剧组人称做这部男人戏中的女人花。在原剧本中,朱棣与徐皇后的离别戏没有写得很细,为了充分展示两位演员的高超演技,导演马骁在这段戏中让两名演员尽情发挥,他们在没有剧本的情况下开机拍摄,就演出了这样一段情深意重的离别场面,而其中的台词、动作、表情全部是由两名演员自己演绎出来的。

(画外音)于小慧:跟唐国强配戏,他是一个能够给予你更丰富东西的一个演员,他会不留任何余地地释放他自己带你去演。我们俩那场就拍一条就成功了。我们俩没有一点点眼神交流,只是我趴在他怀里,他搂着我,我能感受到他的气息、他的心跳、他的眼泪流下来。我是又安慰、又欣慰、又不舍、又幸福,哎呀,百感交集的心态,但是我脸上还要笑。这段导演要求躺在床上以后奄奄一息了,她要说,唉,多好哇,我多么想回到燕王府哇。因为在燕王府的时候那是一个正常的家,而到了皇宫以后,那种争啊,那种斗,那种累。导演说你还要笑着说,侧面机器拍我,我的眼泪要慢慢地从眼角溢出,眼泪掉了一半机器停,我说导演啊我不是机器呀,你也不能拿电脑去设计呀!(笑)导演说你一定能行,唐老师也说你肯定行。我说我试试吧,给我一点时间。我静静地躺在那儿:我多想再回到燕王府哇,这时嘴是笑的,眼泪刷地淌了下来,大家又鼓掌。

  拍摄完成电视连续剧《郑和下西洋》已经快有5年的时间了,但是一提起这段精彩的表演,她依然会像当初一样投入地为你讲起她的感受,这也正是于小慧的真。正像她自己说的,拍完每一部影视剧,她都需要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才能慢慢将自己和戏中的角色分离开来,才能辨清自己是自己而不是戏中的角色,正因为如此,私下里好多朋友都管她叫“戏痴”。

  17岁便成为话剧演员的于小慧,近30年的演艺生涯中,拍摄了近百部影视剧作品,从正义女警察到英姿飒爽的女军人,从端庄秀美的历史人物到现代都市女强人,各种各样的角色在她的演绎下,都变得真实可信、栩栩如生。而每每说到她进入演艺界的源起,她总会笑着说:我的根在本溪。


第二幕   于家有女初长成

  画面闪回 1977年的本溪。

  于小慧: 16岁的时候,个子一下子从一米六长到一米七。那时候人家都说我漂亮,皮肤能透出水来的,但是我不知道自己有多漂亮啊!

  后来渐渐长大了,就想考歌舞团,家里不让啊,我就偷偷去。但是我的韧带太紧,也就放弃了。又过了几天,我在街上走,看到本溪百货门前贴着一张不大的纸,用毛笔写着“话剧团招生”。

  各种镜头叠化

  于小慧到供销社买了一块红布,裁剪出一件外衣。

  在地摊上买了一条金色的发带。

  躲在无人的地方练习朗诵《周总理,你在哪里?》

  跟邻居家的阿姨借了一双高跟鞋。

  穿着红衣服、高跟鞋,戴着金发带,梳着大辫子的于小慧悄悄从葡萄架下溜出来,后面母亲跟了出来高喊:“慧儿,你干什么去?我不许你考什么话剧团,你给我回来!!”

  小慧撒腿就跑,一路奔到公共汽车站上了车……

  镜头化入本溪话剧团的考试现场

  于小慧拿腔作调地在朗诵《周总理,你在哪里?》

  (画外音)于小慧:那时候我哪懂啊,我就觉得拿腔作调的,我声音好,我漂亮,我能够喊多高,我以为这样就是好呢。朗诵完了大家都笑了,那我也不管,我特别自信。

  耿汉:你对周总理有感情吗?

  于小慧:当然有啊!

  耿汉:那你再来一遍。

  (画外音)于小慧:我悟性特别好,觉得前一遍不对了,就加进了许多表情和感情,但是大家依然笑。后来又让我演小品,我说什么是小品?大家哗地又笑了,人家考的那些孩子完全都是经过培训的,准备好了的,哪有我这样的呀!后来我们那个吴星老师就给我讲,他说你认为生活中的一段,你把它演出来。他这样说我哪懂啊?他看我还没懂,就说,这样以前你一放学总是妈妈在家给你准备好了饭菜,这天你背着书包回来时,发现妈妈不在家,桌子上留个字条,说妈妈生病去医院啦,你知道这个消息之后,你是什么样的反应?啊,我说那我明白了,我就借了一个书包,演了起来,一进门自己还加了一个,渴了,我要告诉人家我渴了,我要去拿水喝。我演到这儿的时候,人家还笑。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笑啊。最后看那个字条的时候,就直接奔那个字条去了,没有过程。看到了之后非常夸张地哦了一下,撒腿就跑。在场的老师全笑了。我还是不知道为什么笑啊。

  30多年过去了,于小慧却对这段考试记忆犹新,也正是这段颇具戏剧意味的考试,让于小慧从此步入了演艺界也走进了她的戏剧人生。也正是由此开始,质朴无瑕的于小慧,用她的超人的悟性和天生对表演艺术超常的理解力,开始了她的演艺生涯。而在这段时间里,本溪话剧团的同事、领导也给予了她特殊的关爱。

  (画外音)于小慧:到了话剧团之后,我的生活就是另一个起点了,另一个层面就开始了。开始工作了,我也知道我长大了。但是当时我还是什么都不懂,尖团字不分,不知道什么小品。只是我条件好,我反映的是真实的,那耿汉老师说,她太是个苗子了,她完全可以培养。现在我也记得特别清楚,每天晚上,耿汉老师会找各类比较好的老师给我辅导。直到现在都不能忘记的唐戈老师、张洪琴老师。特别是张洪琴老师,人们管她叫“本溪的春天”,长得漂亮,戏演得又好。她给了我非常大的帮助。尖团字呀,发音啊,什么是小品哪,怎么样表演啦。总给我拿书看,她还用她的角色来教我,告诉我怎么创新地去表演,告诉我内心的感受怎么样借助于形体表现得更强烈。直到现在我也非常感激她。记得我的第一个戏叫《斑竹泪》,给我安排的是女主角阿香的B角,相当于现在的替补队员吧。A角在演的时候,我就在那里看,仔细地学她怎么表演,当然我也是很能干的,帮着剧务搬箱子、跑龙套啊、搬布景啊,什么苦活都干过。

  记得最让我出名的是在话剧《李宗仁归来》中扮演的那个舞女,当时本溪比较保守的,在舞台上好像是第一次出现晚礼服。我记得非常清楚是一个黑的丝绒拖地的裙子,非常漂亮,演的第一场就震撼了。虽然仅有一点点戏,但是几乎是轰动了,这也奠定了我在话剧团的表演基础。后来演得最成功的是《大年初一》,也是我第一次担纲女主角。

  随着演技的提高,越来越多的表演才能在于小慧的角色中得到发挥,于小慧也迅速成为本溪乃至辽宁表演界的一颗闪亮的新星。于小慧开始收到众多的外来的片约,从电影到电视连续剧,但是这对本溪这个相对保守的城市来说,演员外出拍戏还是个新课题。

  于小慧:团里总开会研究我能不能出去拍电影和电视剧,常常是不通过。直到现在我也不能忘的就是耿汉老师,团里不同意,耿汉老师说让她去吧,机会那么难得,以前那么多机会都错过了。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迈出了第一步,在耿汉老师的帮助协调下,我走出去了,参加八一电影制片厂和丹东电视台共同拍摄的8集电视连续剧《沙漠里的春天》,就这样从本溪走进了全国的影视圈。


第三幕   爱与哀愁

  电视连续剧《和平年代》片段

  内景:闻勇和慕容秋家

  慕:闻勇,你怎么喝成这个样子?

  闻:你怎么回来这么晚?我每次回来,你都这样!

  慕容秋夺下闻勇手中的酒瓶,闻勇抓着不放手。

  闻:你给我滚开!

  闻勇一推搡,将慕容秋甩倒在地,倒在地上的慕容秋无奈而鄙夷地看着闻勇,画面渐隐。

  画面渐显,黑白,1984年,本溪,新婚不久的于小慧家

  丈夫醉醺醺地走进门

  慧:去哪儿啦,这么晚才回来?

  夫:管得着吗,你一个娘们儿整天在外面给别人演戏,我不挑你,你就老实儿地待着吧。

  慧:你能不能文明一点说话?

  夫:文明?别以为你是名人了,就想在我面前立棍儿,小心我收拾你。

  慧:你敢?

  夫:你看我敢不敢。

  说着一扬手,将纤弱的小慧掀倒在地上……

  电视连续剧《和平年代》片段

  内景:闻勇和幕容秋家

  闻:你摆出这副死样子给谁看?

  慕:那你想让我怎么样?

  闻:你,我想让你滚蛋!!你走啊,现在就走……

  画面渐显,颜色黑白,1986年,本溪,于小慧家,小慧抱着刚刚满月的儿子,满脸是泪水。

  婆婆:为这一点点小事,你用得着生这么大气吗?

  小慧:小事?妈,我的丈夫在外面跟女人胡搞,人家怎么看我?

  丈夫突然推门进来:嫁给我这样的家庭你还挑三拣四,不习惯,你可以走哇,滚得远远的!

  小慧:你,(泪水慢慢从脸上滑落,最后她一咬牙)好,我现在就走!

  婆婆:你自己走可以,把孩子留下!

  小慧:(紧紧抱住孩子)你想让我把我的孩子留在这样的家里吗?不可能!

  丈夫:那好,一分钱抚养费都别想得到!

  小慧抱住孩子,忍着泪水,愤然夺门而去。画面渐隐。

  (画外音)于小慧:孩子小,一个人带着孩子非常艰难,那个时候生活困难没有钱,没有房,什么都没有,就住在文化宫对面那个有着欧式塔顶的五楼的塔上面的圈里,那是人家倒出来的一个小屋,没有暖气,要跟儿子弄一个电炉取暖还怕人家给抓到。从一楼用桶拎水到五楼,我拎了两年。床就是草垫子用布包一下,我连床被都没有,非常困难。现在感觉到一种所谓的欣慰,就是说那一段的痛苦经历,给你带来了什么?我觉得带来的是财富,把你锻炼得意志更加坚强。

  作家三毛在经历了一次感情变故之后这样写道:“我走了,走到沙漠里去了……”于小慧也像每一个经受过感情挫折的女孩子一样,选择了离开。

1988年她调入了沈阳话剧团,并成功地与著名演员孙海英一起主演了话剧《喧闹的夏天》,在东北地区首届话剧节上获得了优秀演出奖。从此她的演艺事业步入了一个新的天地。



第四幕   慧心幽远淡如兰

  特写:于小慧在网络上写博客。

  于小慧的博文《突破挑战》摘录:《周恩来在重庆》刚刚播完,我收到很多朋友的建议和意见,不过他们一致认为我演得不错,表现很到位。虽然在外表上不像,但是内心世界的表演,尺度掌握得很好。我高兴表演能得到大家的认可,我自己也很崇拜她。这个角色对我来说也是一次挑战,从来没有演过如此知性的一个女人,点点滴滴需要从碟片和传记中琢磨,字斟句酌地猜测她当时的想法和感受,功课做全,演起来自然不会太困难。

  电视连续剧《周恩来在重庆》片段

  蒋介石:夫人,又给我带来什么好消息?

  宋美龄:是的,阿哥刚刚从美国打来电话,说美国参众两院马上就要讨论对华军事援助的提案。(边说边伸手整理了一下蒋介石的原本不太平整的衣领,掸落他身上的灰尘)

  电视连续剧《解放》片段

  蒋介石与蒋经国父子相见,寒暄过后,见父子俩说起正事。

  宋美龄:你们聊吧。

  说罢悄悄退了出去。

  父子俩谈起往事都不禁激动不已,宋美龄端了一盘水果轻轻走了进来,默默地递给蒋介石一方手帕。

  用心去感受自己所饰演的角色的真实情感,然后再把她们用自己的方式表现出来,这是于小慧在饰演每一个角色时的必修课。在饰演几部影视剧中的宋美龄时,于小慧就是这样把一个神话里的人物人性化、生活化了。在许多场景当中,她自己在拍摄过程中看似不经意地添加的一些小动作或者几句语言,往往会让同行拍案叫绝。

  凭着这种对表演事业的执著和对每一个角色的热爱,于小慧因为把她的每一个角色都诠释得有血有肉而深受观众喜爱。对待宋美龄这样家喻户晓的历史人物,于小慧是一种生活化的表现,而对待一些名不见经传的普通人,于小慧更是给予这些角色更多的灵秀和个性。

  (画外音)于小慧:2011年春节期间我拍了一个《天下裘都》。在河北的农村,我这回是地地道道地演了一个农村妇女,从30岁演到78岁,跨度相当大,哎哟真的过瘾啊,完全不是原来的于小慧以前所塑造的任何人物。没有一个人能想到宋美龄和田玉姑是一个人演的。我把我的一些视频发给身边的朋友啊,家人啊,没有一个人认识的。定了妆之后我回到家里,姐姐问我你找谁呀?我就笑得趴那儿了。这个戏写得好,对我也是一个挑战。因为她的生活跟我太远了,我完全需要重新去寻找这样一个形象。

  如今已过不惑之年的于小慧,依然活跃在许多影视剧中,依然执著着她的每一个大大小小的角色,一丝不苟地学习着,不错过每一个提升演技的机会。这就是从不服输的于小慧,正是她的这种不服输,才让她在每一次困难面前咬牙坚持,也正是她的不服输成就她对演艺事业的执著追求。

  第五幕   漂亮妈妈

  2008年6月20日,内景:中国扶贫基金会抗震捐款室。

  近景:于小慧在填写“汶川地震紧急救援行动捐赠人登记表”。

  特写:“于小慧孤儿救助基金”的使用说明。

  近景:于小慧拿出10万元,中国扶贫基金会为她开出收据。

  镜头推进:于小慧救助灾区儿童专项基金证书。

  2008年报摘:5月12日汶川地震发生后,于小慧每天都在关注灾区的新闻,特别是那些地震孤儿和在地震中受伤致残、失去亲人的孩子,让她一次又一次落泪。她第一时间打电话给四川省民政厅,又委托经纪人联系中国红十字会和中国扶贫协会,希望奉献自己的一份爱心,救助、关爱那些孩子们。

  近日,于小慧专程来到中国扶贫协会,捐赠了10万元现金,建立了一个“于小慧孤儿救助专项基金”,用于资助20个孤儿3年的生活费用。中国扶贫协会的主任向于小慧现场颁发了这个专项基金的证书。

  于小慧表示,这10万元人民币只是她捐赠的第一批费用,中国扶贫协会近期将为她挑选20个孤儿,他们还将定期组织探访活动,她也希望能有机会多去看望这些孩子,她将继续关注这些孩子的成长。对于成绩优秀的孩子,她将继续资助他们读书,能考上大学的,她将继续资助他们读大学,直到他们读到最高学历为止,她说:“我要做一些母亲能做的事情,能尽到母亲的一点点责任,我也感到了一点点的欣慰。”

  内景:于小慧家中。于小慧手里拿着一条丝巾和一封已经被揉皱了的信,仔细地读起来。

  一个男孩的画外音:

  亲爱的小慧妈妈你好,我是你资助多年却很少见面的孩子于帆(化名)(我把自己改成跟你一个姓,其实也是我多年的一个心愿),可能你收到我的信的时候,我已经踏上了南下的路程。一家通信公司接受了我的自荐,答应录取我。虽然这个地方离我们家很远,但是我依然决定到外面去闯一闯。

  小慧妈妈,知道吗,自从小学五年级的时候看到你这位漂亮妈妈,我的命运就注定要因你而改变。我知道,如果不是你,我不会了解外面的世界是如此的精彩,我也知道如果不是你,像我家这样世世代代生活在大山里的农民家里,是不会飞出我这样一只不安于现状的飞鸟的。当年是你把我从濒临辍学的边缘拉了回来,帮我交学费,帮我买学习用品,说服我爹让我继续读书,也是你资助了我上完中学又上大学。大恩不言谢,我也知道对这样的恩情我无以回报,但是我会一直用我这颗感恩的心对待我的工作,对待我身边所有的人。这么多年来,你第一次送我的那个铁的文具盒,我一直带在身边,学习累的时候我用它来鼓励我坚持,遇到困难的时候我用它来告诫自己一切都会好起来,以后我准备把它放在我办公桌上,看到它我就能感受到来自远方***一份浓浓的亲情。

  我用我大学的时候勤工俭学的第一份工资,买了这条丝巾,这也是我第一次买礼物。我想它应该属于您,我心中最敬重的小慧妈妈,我心中永远漂亮的小慧妈妈……

  在自己儿子的心中,于小慧是最值得他骄傲的妈妈;在她资助的孩子们心目中,于小慧是最漂亮的妈妈;而在众多的影迷心目中,于小慧是一个好妈妈。正是这种母亲般的情怀,才让功成名就后的于小慧越发友善而淡定地面对亲人,面对朋友,甚至面对给她带来伤害的人。她常常告诉儿子一定要懂得感恩,而她自己更是对所有给予过她帮助的人、生养过她的土地、成就她辉煌的城市都充满了感恩之心。

  第六幕   乡土亲情

  2006年5月,于小慧在本溪市南芬区思山岭乡的某户农家,拍摄电视系列剧《喜庆农家》。每每回到本溪,她就会有说不出的激动和甜蜜。

  报摘:虽然在本溪的拍摄只有短短两天,但于小慧却感受到了家乡人的热情。很多老乡听说于小慧回来拍戏了,近的远的都放下自己手中的活儿,赶来看看家乡的妹子。他们拍戏的景地所在的这户老乡,听说她喜欢吃农家饭,专门跑到山上给她挖新鲜的野菜,老乡们都把家里的土鸡土鸭捉来,从早到晚,顿顿都一大桌农家菜,于小慧吃得饱饱的,还是觉得消化不完乡亲们的热情。

  (画外音)于小慧:本溪虽然不是我的出生地,但却是真正养我的地方。从小记事的时候就在本溪,上学,工作,乃至婚姻,包括自己的幸福,包括自己的痛苦,应该说是给我一生最震撼的,可能永远都不能磨灭的,就是在本溪,它给了我更多的快乐,也给了我很多的无奈,太多,太多。我跟本溪的感情也是从小留下的,不可能磨灭的。本溪是我生活和事业的开端,因为那时自己比较小,好多事情还不明白,见的也不是很多,所以对生活上事情的适应和处理现在看来都很无奈。所以我离开了。走了也一样,我的亲人还都在本溪,每次回来都在沈阳落一下脚,然后肯定要回本溪,因为本溪就是一个家。

  各种镜头叠化

  于小慧参加本溪枫叶节。

  于小慧在本溪农村拍摄外景。

  于小慧接受本溪电视台记者采访。

  于小慧在本溪,与本溪市歌舞团的老演员一起畅谈。

  于小慧陪同80多岁的老父亲在八一小区散步……

  (画外音)于小慧:现在每次我回去我都希望我生长的地方能够变化多一点,我希望本溪每一年回去,都会有大的变化,每一个变化我真的就是非常非常的高兴,我都会跟别人骄傲地说,哎呀本溪绿了,本溪的天蓝了,本溪的某个小区已经可以跟一线城市的小区相比了……其实是哪怕有一点点变化,我可能就会夸大其词地去说它。(笑)这就是我对本溪的感情。

    

  人们常常用花来形容女人,如果用一种花来形容于小慧,那么我们必定会选择兰花,它没有牡丹般富贵,没有玫瑰般艳丽,却有着历经风雨之后的安静幽远,用它淡淡的幽香征服整个世界。于小慧就像一盆淡雅的兰,静静地开放在她的每一个角色中,也将她的芳香弥漫在每一个喜欢她的人的心中。

 

(作者:佚名 编辑:admin)
分享到38.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