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APP

歌者苏红的快意人生

时间:2015年06月06日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字体:

作者 丁 舒




 


 我想唱歌我就唱的快乐童年

  苏红本名刘苏红,“苏红”原是亲人朋友对她的昵称,做了演员之后,“苏红”二字顺其自然地成为她的艺名。

  苏红的父亲是空军某部团长,部队驻扎在江城武汉,苏红就是在那里出生的,1966年,5岁的苏红随父亲转业回到本溪。从江城到山城,年幼的苏红很快就爱上了本溪这座山清水秀的城市,她歌唱的天赋也渐渐显现出来。

  还是在平山小学上学的时候,有一次快到放学的时间了,一位同学突然对老师说:“让苏红唱首歌吧,她唱歌可好听了!”接着全班同学都鼓起掌来。苏红第一次为全班同学演唱,她唱的是《延安儿女想念毛主席》。唱完一首歌后,老师鼓励她接着唱。她又连续唱了样板戏《沙家浜》、《我是公社小社员》等。从那时候起,每天放学前,老师都会留出十几分钟的时间给苏红唱歌。就这样苏红很快成了学校宣传队、鼓手队的骨干,逐渐成长为校园里的小明星。

  后来,有一次,苏红放学后到父亲的单位玩,遇到了父亲的同事吴阿姨。苏红甜美的外形、活泼的个性、亮丽的歌喉让吴阿姨眼前一亮。很快,吴阿姨把苏红推荐给了市文工团著名演员王北辰。王北辰看了苏红的表演后,感觉她是棵舞台上的好苗子,鼓励她有机会一定投考市歌舞团。得到业内人士的肯定,增加了苏红的信心。14岁那年,适逢市歌舞团招工,苏红凭借亮丽的歌声和本色的表演,成功考取了本溪市歌舞团,从此开始了她与汗水鲜花共舞的艺术之路。

  蓓蕾初成的山城岁月

  14岁的苏红,犹如一块璞玉。本溪市歌舞团为她制定了一整套科学合理的训练方案。无论是歌舞团的领导还是团里的导演、老演员,都给苏红以最好的爱护,他们从舞台的基本功开始,对苏红进行精心的培养和打磨。苏红跟着舞蹈队练习舞蹈,在歌剧中担任小角色,做歌剧中的伴舞,做群众演员,有台词、身段、形体等多方面的练习,几乎涉猎了舞台上的各个行当。就这样,老导演、老演员们以传帮带的形式,给了苏红全面的艺术启蒙和濡养。

  1979年,苏红开始在歌舞团担任主要演员,她记得自己主演的第一个剧目是大型歌剧《唐人街的传说》。剧中讲述一个在唐人街上长大的华裔女孩爱上了一个异国青年,她领着男朋友回家见父亲,父亲意外发现这个异国青年竟然是仇敌的儿子,于是强烈反对女儿的选择,父女两人因此发生冲突。父女两人发生争执的一场戏是剧中最重要的情节之一。排练时,扮演父亲的演员王北辰不小心出现一个趔趄,苏红笑了场。这本来是一场哭戏,可是苏红每次排到这个情节就联想起“父亲”王北辰的那个趔趄动作,总是下意识地笑出声来,排练无法进行下去。

  当时担任此剧导演的是原中国歌剧舞剧院的著名导演丁延辰,看着稚气未脱的小演员苏红,丁导演使用了“激将法”,他大声说道:“苏红,你觉得可笑吗?你知道吗?你不是个好演员!好演员该笑的时候要笑,该哭的时候就要哭,你如果哭不出来,你就给我下去!”看着平日里对自己关爱有加的丁导演严肃的面孔,听着他严厉的话语,苏红一下子就清醒了,她意识到了舞台的严肃性。此刻,一种五味杂陈的情绪涌上心头,说不清楚是羞愧、委屈还是一下子捕捉到了戏中女孩的心理感受,总之,苏红原本上翘的嘴角渐渐变成了咧开的“一”字,她终于哭了!看到苏红的泪水,舞台上的乐队和其他演员纷纷就位,排练一气呵成,终于成功了!丁延辰导演严肃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在此后的200多场演出里,苏红几乎每场都是带着眼泪在演唱。

  经过基本功的训练和《唐人街的传说》的打磨,苏红的舞台表演一天天成熟起来,她先后出演了《小二黑结婚》、《江姐》、《乔老爷奇遇记》、《刘胡兰》、《救救他》等10多部舞台剧中的大小角色,苏红在本溪声名鹊起。

  此时正值上世纪80年代初期,港台音乐的曲风在内地潜滋暗长,苏红被这种全新的演唱风格吸引了,她开始翻唱港台歌曲。天然的好嗓子加上勤奋,苏红很快成为市歌舞团的优秀女声。团里的年度业务考核,她次次稳居榜首。

一颗新星,锋芒初露。



 进京学艺破茧成蝶

  年轻的苏红虽然已经是本溪市乃至辽宁省家喻户晓的演员,却渴望着更为广阔的艺术天地。机缘巧合,一个机会悄悄来到她的身边。

  1984年,苏红到北京办事,无意中看到了“谷建芬声乐艺术培训班”招生的消息,苏红知道京城里“星云密布”,并不敢奢望自己能被录取,但她还是动了心,想着自己也许能够在考试的过程中得到谷建芬老师的指点,哪怕仅仅是考量一下自己的程度和实力,也是一种收获啊!当时参加考试的考生共计2000多人,能够最终录取的不到10人,许多考生已经在京城里小有名气,苏红只是本色地表现自己。谷建芬对她的评价是:综合素质不错,就是缺乏一个具体的形象。用专业化的语言来描述的话,就是缺乏艺术个性。对此,苏红心悦诚服,因为那时候她正在翻唱一些港台歌曲,虽然唱得很好听,但还没有形成自己的演唱风格。

  在谷建芬声乐艺术培训班学习的那段日子,对苏红来说是充实而又快乐的。培训班开设了英语、日语、文学、声乐、音乐史、吉他、形体、视唱练耳等课程,由谷建芬、王健、金铁霖、付林等名家执教,无论是学科的安排还是教师阵容,都堪称经典。这样系统的学习对苏红来说还是第一次,她的艺术视野一下子被打开了,如饥似渴地吸纳着丰厚的艺术养分。渐渐地体会出歌唱艺术的立体感,歌声中渐渐有了“磁”的气息和感染力,在非专业的听众看来,她的歌中有了一种不一样的“味道”。这就是谷建芬老师强调的 “艺术个性”。

  告别模仿和翻唱,开始演唱自己的歌曲是苏红蜕变的关键点。在谷建芬声乐艺术培训班里,苏红开始演唱谷建芬创作的新歌。演唱前,谷建芬会针对每一首新歌进行认真的讲解,从歌曲的立意、情感的把握,到旋律的理解和处理,几乎是手把手地传授。苏红的综合素质本来就很过硬,再加上努力学习以及谷建芬等名师的悉心指点,她的艺术水准实现了一次飞升。

  1986,一个不能忽略的年份

  结束了学业,苏红回到市歌舞团,一如既往地活跃在本溪的舞台上。

  弹指间到了1986年。1986年发生的一件音乐大事件让人难忘,那就是第二届全国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本次比赛第一次设置了通俗唱法奖项,通过比赛推出了多位实力派歌手,在此后的多年时间里,她们稳居流行歌坛的一线位置。1986年的这次大赛借助电视媒体的传播手段,成为一代人的集体记忆。而苏红则成为人们记忆中的一颗恒星。

  大奖赛要经过层层选拔和推荐,当时辽宁省通过海选确定推荐苏红等4位歌手参加比赛。对于这次比赛,苏红没有抱多大的希望。因为许多选手,都已经是全国小有名气的歌唱演员了,所以苏红把参赛的带子寄出去之后,就回到位于辽宁歌舞团大院的家里休假去了。不巧的是,通知苏红到北京参加复赛的消息恰恰这时候传到了市歌舞团。当时的通信技术远没有现在发达,还没有手机等通信设施,团里一时和苏红无法取得联系,只好把苏红休假的情况反馈给辽宁电视台,从本溪到沈阳,一时间,大家因找不到苏红而一筹莫展。

  与此同时,对比赛情况一无所知的苏红正和爱人焦立克享受着难得的假期。当时正是5月下旬,这天晚上,苏红随爱人焦立克到沈阳中华剧场观看辽宁歌舞团的舞剧《珍珠湖》,焦立克在剧中担任主要演员。演出结束已经是晚上10点钟了,两个年轻人还沉浸在表演和观看舞剧的兴致中。走到辽歌家属院门口时,夫妻俩的说笑声引起了一个人的注意,他就是辽宁电视台当时负责大奖赛工作的工作人员林枢,林枢恰好认识焦立克。他走上前急切地对焦立克说:“你家苏红在哪儿?她获得了复赛资格,大家都在找她呢!”焦立克转过身说:“这就是我家苏红啊!”“那赶紧去北京吧,明天必须出发,否则就要错过大奖赛复赛报到的最后期限了!”

  得知这一消息,焦立克陪着苏红连夜赶回本溪,到本溪已经是第二天的凌晨了。两个人收拾行装,迅速赶到本溪火车站。然而当晚开往北京的火车票已经全部售完,苏红眼看就要错失比赛,无奈之下找到了当晚车站的值班主任,述说了自己的紧急情况。听说她要去北京参赛,值班主任破例开启车门把她送上火车,并预祝她获大奖为本溪争光。就这样苏红在火车上站了10多个小时,按时赶到了北京,有惊无险地参加了复赛,并成功晋级。

  1986年6月25日,是苏红一生难忘的日子,这天晚上,备受国人瞩目的全国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通俗唱法进行最后的决赛,宽敞的中央电视台演播厅座无虚席,在同一时刻,全国几乎所有电视机都调到了同一个频道上。这是中央电视台第二次举办这样的大奖赛,但是将通俗唱法单列一组参赛,还是首次。全国共有30名歌手进京参赛,经复赛, 15名歌手进入决赛,复赛时苏红总分第一,决赛将会如何呢?

  19时40分,决赛开始。按抽签顺序,苏红第七个登场。今天的比赛强手如林,苏红将面对韦唯、毛阿敏等实力很强的竞争对手,但多年的舞台经验提醒她,越是竞争激烈越要保持内心的镇静,只有这样才能完美地表现出自己的实力。12位参赛者演唱完毕,苏红最终以高过韦唯0.2分的优势,获得了第二届全国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通俗唱法专业组的第一名。苏红成为摘取这顶桂冠的第一人,韦唯夺得亚军,毛阿敏得了季军。

  苏红的获奖引起了当时国内流行乐坛的强烈震撼。苏红和她的《我多想唱》《三月三》一时间成为中国人家喻户晓的文化品牌。苏红的人生轨迹从这一年开始发生改变,她凭借自己的努力,踏上了一条更为宽广的艺术道路,她的歌声将在更为广阔的天地里飞翔。


  心在基层走,歌在低处飞

  1987年年初,苏红离开市歌舞团,调入全总文工团。在关注她的本溪人眼里,苏红淡出了人们的视线,除了在“心连心艺术团”组织的一些重大演出中,人们可以偶尔看到苏红的靓丽身影外,几乎很难捕捉到苏红的消息。提起苏红,本溪人询问最多的一句话是:苏红这些年在忙些什么?她过得好吗?

  事实上,苏红从未离开过喜爱她的观众,只是她把歌声送给了更需要歌声的地方。调入全总文工团后,她开始了在全国各地下基层演出。从1987年到1989年的几年间,苏红平均每年随团到各地演出300多场,高峰时一天要演出四五场。

  苏红知道,对于那些长年工作在基层的工人来说,他们看到的不仅是一场演出,更是党和政府带来的问候和温暖,就因为这份懂得,苏红每次演出都倾尽全力、全心全意。苏红至今还记得,在本溪时丁延辰导演的一句教诲:戏也许是老的,但每一次演出面对的观众都是新鲜的!无论是在华彩炫目的央视舞台还是在偏远的厂矿,苏红都是怀着这样的一份理念面对着她的观众。

  有一次,全总文工团去冰冻三尺的大庆演出。工人们顾不得吃饭,提前几个小时爬到井架上等候。演出时,气温低到鼻涕流下来就能立刻结冰的程度,工人们将自己的手套摘下来给演员们戴,感动得苏红噙着泪在井台上为石油工人连唱了五六首歌。还有一次,苏红赴山西煤矿慰问演出。三伏天的地表温度高达40摄氏度以上,主办方给每位演员准备了草帽、墨镜,煤矿工人提前两个小时进场等待。苏红十分珍惜观众对自己的厚爱,坚持不戴草帽和墨镜上场演唱。煤矿工人们被苏红感动了,自发用自己的身体和高举的草帽搭起一道道人墙,为她遮挡住阳光的暴晒,面对这样的温暖和呵护,苏红禁不住感动得又一次落泪。

  在“利字为先”已经成为很多人生观念的时代里,像苏红这样还在强调内心和责任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她的坚守甚至成了文艺圈里一道不寻常的风景。

  1990年的时候,有一次她随团到河南演出,演出间隙,一位当地老板拿着一皮包钱到文工团驻地来找苏红,请她出去演出。一大包钱就那样醒目地放在苏红面前,写满诱惑,苏红婉拒了。这样的事情发生的次数多了,团里的领导渐渐读懂了苏红,团长在全团大会上经常说:“苏红为了团里的工作,失去了一套四室一厅的房子,外加两部轿车!”

  在苏红看来,来自基层观众的感动,还有集体的温情,远比个人的得失更重要。紧张的演出和快节奏的生活严重透支了苏红的健康,她患上了顽固的过敏性鼻炎和咽喉炎,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她在歌唱事业上的发展。提起这些,苏红没有丝毫悔意,因为她所做的一切正是自己想要去做的。她的努力付出也得到了全国观众和职工的认可。1987年苏红获得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举办的“噶林杯”全国听众喜爱的歌唱演员大奖、1988年《小小的我》专辑获中央电视台举办的全国金盒带奖、1989年获全国新时期十大金星之一。她参加了1987年、1989年、1990年、1996年四届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1998年,她的单曲《老朋友》获中国原创歌曲总评榜年度十大金曲奖,深受全国观众的喜爱。同时,苏红还是全国中直青联常委,曾连任两届北京市人大代表。

  老朋友延伸人生梦想

  对于音乐,苏红始终有着一份执著的追求。对她来说,音乐不是手段,也不是桥梁,而是心灵的归属。

  2004年,苏红力邀圈内的几位好友组建了“老朋友音乐工作室”,其中最重要的一位加盟者就是为田震谱写成名曲《最后时刻》的著名作曲家董兴东。以“老朋友”命名,是因为工作室缘起于朋友间的共同志趣和共同的音乐理念。圈内圈外,苏红都是有名的“好人缘”,朋友们对她有个共同的评价:真挚宽厚。正是这个原因,老朋友音乐工作室常常高朋满座。

  作为一个音乐人,苏红对社会生活有着一份敏锐的关注,特别是常年为基层演唱的经历,使她和普通民众始终保持着心理上的联络,那些直抵她内心的触动常常化作音乐的灵感,音乐工作室因而新作频出。在苏红的音乐里,鲜有情感的呻吟,多是对真善美质朴的倾诉和呼唤。几年来,老朋友音乐工作室为阎维文、孙楠、李杰等圈内大腕们创作录制了近百首歌曲,其中孙楠为万人长跑项目演唱的奥运歌曲《快乐奔跑》就是在这里完成的作曲、配器和录音。谷建芬老师也经常光顾老朋友工作室,从声乐艺术的角度对工作室的发展给予指导和支持。

在老朋友音乐工作室里,苏红浓浓的思乡情也得到了寄托和宣泄,她和她的团队几年来共为家乡本溪创作了十几首歌,其中包括《本溪,你好吗?》《枫叶本色》《常联系》《多情山水多情人》《慈善之歌》等,深情的歌声诠释了苏红对本溪的爱恋,也让更多的人因此而认识了山清水秀的本溪。



本溪,你好吗?

  了解苏红的人都知道,苏红对本溪拥有一份深沉的赤子情怀,对苏红来说,本溪是她的父母之邦,就连她的网名都是与本溪形象密切关联的 “枫叶”,这其中的感情不言自明。10月出生的苏红有着枫叶一般的热情,对亲人朋友如此,对家乡更是心怀火一样的赤诚。

  本溪市文联主席于凌波认识苏红20多年了,在他眼里,苏红是个重情重义的人,无论是对朋友,还是对家乡,苏红总是倾其所能。1988年的时候,于凌波主席正担任本溪电视台的文艺部主任。那一年适逢本溪解放40周年,本溪电视台决定拍摄一部高水准的反映本溪解放40年发展历程的文艺专题片,专题片采用歌曲、讲述、电视短剧等形式展示本溪40年的发展。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这一选题,并为此拨了5万元拍摄资金。

  有了创意,有了剧本,也有了市领导的支持,最大的难题是请演员。按照专题片的整体策划和创作思路,对演员阵容有着很高的要求,而作为一级地方台,与全国知名演员的联系几乎是不存在的。就在这个紧急关头,时任本溪电视台文艺部主任的于凌波找到了刚刚调入全总文工团的苏红,请她帮忙。苏红了解情况后,一口应承下来。在她的协调帮助下,本溪电视台请来了阎维文、王刚、郁钧剑、蔡国庆、孙国庆、卢秀梅等著名演员,阵容可谓豪华。当时还没有电脑合成技术,许多画面都需要这些演员深入到本溪来拍摄,然后再借用中央电台的录音棚进行录音,对这些演员来说,强度大时间长,但他们始终没有怨言,演出结束后,每人只象征性地收下了200元的劳务费。在这次专题片的拍摄过程中,还有一个人令于凌波心存敬意,那就是著名词作家张藜,他是电视剧《篱笆女人和狗》主题歌的词作者,并因这部剧而蜚声乐坛。1988年的张藜已经是全国炙手可热的词作家,他当时一首歌词的稿费应该在2000元左右,但在这个专题片里,他共创作了《大山一样的奉献》等16首歌词,共计只收了2000元的稿费,相当于平时的一首歌。这些演员和名家之所以不辞辛苦不计报酬,不是因为他们对本溪有着某种特殊的感情,而是被苏红的故乡情所感动,情愿为她友情奉献。后来这部名为《金色生辰》的电视专题片顺利完成拍摄和制作,并在中央电视台播出,获得了观众的好评。很多人通过《金色生辰》这部片子认识了本溪,而于凌波和《金色生辰》的其他主创人员则深深地记下了苏红为家乡所做的一切。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份故乡情。苏红不但把这份深情放在心上,更放在实践里。

  多年来,本溪举办的历届枫叶节,只要邀请她回来,苏红从不推辞,演出再多再重要,她都决然推掉,然后按照市里活动安排的日程准时到位,而且总是主动提出不收取演出酬劳。2009年,本溪慈善总会成立10周年,市里举办名为“爱的阳光”的主题慈善晚会,邀请苏红参加,苏红不但提出免费出演,还充分利用自己老朋友音乐工作室的资源优势,专门为此次活动创作了《慈善之歌》,并且在晚会上倾情演唱。活动结束后,主办方和接待方对苏红的质朴大气称赞有加。

  慈善是个温暖的过程

  苏红是个有爱的人,而且是大爱。因为她的爱不仅给了亲人朋友和故土,她还把爱播撒在更广阔的地方。

  早在上世纪80年代,苏红随团到广西演出,遇到当地受灾,苏红率先将身上仅有的2000元钱全部捐了出去,在她的带动下,全团共捐了4万元,这在当年应该是个不小的数字。2003年“非典”期间,苏红出资录制了《温暖人间》《感受祖国》等歌曲,并赴一线慰问医护人员。2003年,神舟五号发射成功后,苏红备受鼓舞,她请人立即创作了《老大哥》等歌曲,用歌声盛赞新一代的创业者,表达了她的崇敬之情,这首歌曲后来还获得了广电部颁发的中国原创歌曲政府奖和中国人口文化奖,在“神州颂”文艺晚会上,苏红深情演唱了这首歌。2005年,河北地区受灾,她买了一汽车军用棉衣棉被、绒衣绒裤送往灾区。2005年,国家多部委共同举办以“预防控制艾滋病宣传”为主题的“红丝带”专场演出活动,苏红演唱了老朋友工作室为这一主题创作的作品《为爱加油》,在活动中,苏红还被全总授予“预防控制艾滋病宣传形象大使”。2008年汶川地震期间,苏红带着《我把真情送给你》、《慰藉》等歌曲,先后去了汶川、北川、德阳等地捐款捐物,尽自己的一份力量。2008年奥运会前夕,北京奥组委和北京市政府确定草桥地区为奥运花卉配送中心,在中心落成的揭牌仪式上,作为奥运志愿者,苏红演唱了她参与创作的《草桥新曲》和《最美时刻》等歌曲,并被誉为“奥运鲜花形象大使”。2005年河北受灾,她亲自到武警总队购买棉衣棉裤和被褥,然后联系车辆将这些军用物资送到灾区一线,在慰问现场,她又买了许多文具送给灾区的孩子。很多朋友看到她忙碌,因心疼和不解而责怪她:捐点钱多省事,犯得上这么辛苦吗?苏红却觉得对灾区来说,能够立刻派上用场的物资是最重要的,而对灾区的灾民来说,面对面的支持更有温度、更有意义,何况亲力亲为的行动还能带动更多的人。

  对苏红来说,慈善是个温暖自己也温暖别人的过程,面临困境的人在她的帮助里获得新的希望,她在帮助别人的过程中,获得内心的不断成长。




(作者:佚名 编辑:admin)
分享到38.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