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APP

兰慧碧瑜秀谷云

时间:2015年06月05日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字体:

作者 戴 燕





毕谷云,原名毕国荣。1930年生,上海人,自幼跟从京剧名家赵云卿老师练功,后从祁彩芬、林频卿、王瑶卿、小冯子和、新丽琴、何佩华老师学戏。1949年拜徐碧云为师,1951年又拜荀慧生为师,1961年拜梅兰芳为师,并向筱翠花、芙蓉草、朱琴凤老师学艺,向方传芸老师学昆曲,曾组毕谷云京剧团在各地演出。上世纪50年代在北京民生京剧团、红星京剧团任团长和主演。1958年,北京市剧团支边时,毕先生到辽宁省阜新、本溪两地建立京剧团,为主演,兼任团长。现为教授级国家一级演员、辽宁省政协委员、剧协理事、文联委员、北京梅兰芳艺术研究会理事等。录制了《红娘》、《贵妃醉酒》、《十三妹》、《绿珠坠楼》等剧目的电视片和反映毕谷云舞台艺术的《话说毕谷云》、《壮心不已》等电视片,以及中央电视台《名段欣赏》等专题片。多次参加中央电视台春节戏曲晚会的录制。毕谷云其人其艺被写进由北京艺术研究所、上海艺术研究所共同组织编写的《中国京剧史》一书及《京剧大辞典》。

    

  艺承梅(兰芳)、荀(慧生)、徐(碧云)三大名旦流派的中国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

  毕谷云是徐派京剧的代表性传人之一,所上演的经典传统剧目通过唱、念、做、打及跷功、椅子功等,展示出徐派京剧艺术独特的魅力及其深厚的艺术功底和造诣。

  毕谷云12岁随京剧名家赵云卿练功, 18岁毕谷云便崭露头角,组织毕谷云京剧团在各地演出。

  1949年,他在上海演出花旦戏《得意缘》之狄云鸾时,正巧京剧徐派创始人徐碧云先生前去看戏。徐先生很赏识他的表演,就在那年秋天,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于上海新新大酒楼举办了隆重的毕谷云拜师会,上海、北京的名伶纷纷赶来参加。从此,徐碧云有了第二个入室弟子(徐碧云第一个弟子是“四小名旦”之一毛世来)。毕谷云从此拜在徐碧云门下,得其真传。徐碧云先生可称得上是文武兼备挑大梁的名旦,不仅工青衣、花旦,并兼演武旦戏。1927年,由北京的《顺天时报》公开选举,徐碧云先生以新编《绿珠坠楼》一剧夺取桂冠,与梅兰芳、尚小云、程砚秋、荀慧生当选为“五大名伶”。由于徐碧云先生得罪了军阀,20多岁时便被迫离开了北京的戏曲舞台,也因此徐派艺术没有像其他4个旦角流派那样广为人知,以至于绝迹舞台多年。而京剧大师梅兰芳和徐碧云两家更是有很深的渊源,徐碧云先生的大哥——徐兰沅先生,是梅兰芳先生的琴师,也是梅兰芳先生的姨父。徐碧云是梅先生的妹夫。徐派与梅派在艺术上既有相似之处,同时又独具风格。

  毕谷云拜徐碧云为师之后,刻苦学戏,继承徐师表演艺术风格,能戏甚多,20多岁便挑班演出。上世纪50年代初,毕谷云组建北京民生京剧团,后改为北京红星京剧团,领衔主演。那时“四大名旦”梅、尚、程、荀和“四大须生”马、谭、杨、奚所组建的剧团在京、津、沪等各地演出。在这些名角云集京城的同时,毕谷云率团以徐派名剧活跃在舞台上,受到了观众的分外喜爱。

  徐派名剧《绿珠坠楼》、前后部《玉堂春》、《活捉王魁》、《大乔小乔》、《虞小翠》等上座率极高。在剧中载歌载舞的场面中,他又以轻盈优美、灵活曼妙、飘然欲仙的舞翎子、舞水袖来烘托人物的内在情感,颇见深功,独具特色。最为突出的是最后一场戏,绿珠坠楼时,舞台上设有3张高桌的楼台布景,绿珠要从3张高桌的楼台翻筋斗而下,表现坠楼而亡的惨景。徐碧云隐退舞台后,倾心传艺,虽然培养了很多学生,但几乎没人能演《绿珠坠楼》这出戏。只有毛世来和毕谷云继承此剧,后因毛世来年纪较长,不再演出此剧,所以只剩毕谷云一人继承,将这出具有独特表演技巧的徐派名剧呈现给观众。

  据当年的老戏迷们回忆,观众对毕谷云的喜爱十分狂热。

  荀派创始人荀慧生的表演熔青衣、花旦、闺门旦、刀马旦表演于一炉。 1951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毕谷云得知荀慧生要到上海演出,对荀先生一直仰慕的他激动万分。荀慧生先生见毕谷云是一个勤奋好学的演员,欣然同意收他为徒。荀慧生的念白有独特的风格,柔和圆润,富于韵律美。   毕谷云向荀老师学习了《霍小玉》、《红娘》、《勘玉钏》等荀派佳剧,在表演中得到了观众的肯定和喜欢。为了满足观众的需求,毕谷云还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在剧本、唱腔、表演、念白、服饰等方面都进行了创新、实践与探索,他大胆地请求编剧按王实甫《西厢记》原作写出一部《续红娘》。《续红娘》延续了《红娘》的表演风格和唱腔。整部剧从生活出发,从人物感情与心境出发,字正腔圆,腔随情出,令人着迷。

  对毕谷云亲传身授的名师除了徐碧云、荀慧生之外,还有一位让毕谷云至今念念不忘的老师,那就是中国京剧大师梅兰芳。

  1961年5月一个阳光分外灿烂的一天,中国众多的京剧大师、名家云集在北京的四川饭店,参加“毕谷云拜梅兰芳为师仪式”。京剧大师梅兰芳携夫人福芝芳满面春风地坐在前台师椅上,全国头牌“四大须生”马连良及夫人、阿甲及夫人、姜妙香及夫人、李慧芳及先生、华慧麟、姚玉芙、周承志等著名京剧艺术家前来祝贺梅大师晚年又收爱徒毕谷云。自此,毕谷云拜在梅兰芳大师的门下,成为梅兰芳最后一名弟子。

  梅兰芳综合了青衣、花旦、刀马旦的表演方式,创造了醇厚流丽的唱腔,形成独具一格的梅派。每当毕谷云回忆起梅兰芳,总是对梅大师的艺术表演和为人赞叹不已。他说,梅大师作为艺术大师在抗战期间断然蓄须明志,不为民族敌人演出,表现了一代艺豪不屈不挠的刚强骨气。这一事件成为神州大地感人的佳话,在中华儿女中广为传颂。毕谷云敬佩梅先生的气节,在做人做事上处处以梅兰芳为榜样。此外,在向梅兰芳求教过程中毕谷云深感梅兰芳为人的豁达和谦逊,梅先生作为老师从不批评学生,总是给学生鼓励,但是,有不合适的地方他会指出来。那时候,无论是梅先生排演,还是正式演出,毕谷云都会早早赶到剧场观看,揣摩学习。通过梅先生的亲身传艺以及观摩学习,《贵妃醉酒》、《天女散花》、《宇宙锋》、《断桥》、《奇双会》等梅派经典剧目毕谷云很快熟稔于心。与此同时,他还登门求教于前辈旦角名宿筱翠花(于连泉)和芙蓉草(赵桐珊)等诸位名家。但毕谷云并非跟在名家之后亦步亦趋,一味追求外在模仿,而是吸取名家流派精髓为己所用。在长达半个世纪的舞台表演生涯中,他的表演技艺突飞猛进、炉火纯青。

  1958年,北京市剧团支边时,毕谷云带领北京红星剧团应邀到辽宁省阜新、本溪两地组建京剧团,担任主演兼团长。当时,本溪京剧在全省很有名气,但是缺旦角。毕谷云来了之后填补了这个空白。原来的本溪市京剧团由大集体剧团改成了国营剧团。此后近30年间,毕谷云带领本溪市京剧团走遍了大江南北、长城内外。把本溪市京剧团的风采一一展现给全国观众,受到各地观众的热烈欢迎。

  毕谷云对徐派代表作不仅做到了继承,而且进行了发挥和发展,对提高徐派表演艺术有着较大的促进。1982年5月,由本溪市委宣传部部长王晓清亲自带队,毕谷云率本溪市京剧团赴京演出。年及五旬的毕先生,以其极为扎实的基本功,不仅仍然演出《绿珠坠楼》这样高难度的戏,而且还根据剧情有所变革,加强了难度。早年徐先生演这出戏,到尾声绿珠坠楼时,是从摞起来3张堂桌高的楼台景片上,以“抢背”摔下,而后变“僵尸”,平躺在舞台上。用“抢背”与坠楼的生活真实有些差距,毕先生改为以“吊毛”翻下,而后变“僵尸”。在如此高处,往下翻“吊毛”,以“僵尸”平躺舞台上,没有深厚的功力难以做到,而且毕先生从舞台上站起来谢幕时,头上饰物丝毫不乱,台下观众叹为观止,掌声不绝。著名艺术教育家、理论家、书法家、奚派传人欧阳中石激动地挥笔题词:“艺术无止境。”对毕谷云的表演给予了高度评价。

1984年,本溪市京剧团再次进京、津进行巡演,毕谷云在塘沽演出《绿珠坠楼》时出了意外,造成脊椎骨骨折。由于第二天安排在天津演出的票已经卖出,为了不让观众失望,毕谷云强忍着剧痛,坚持演出了12场,为此次演出画上了圆满的句号。场场演出,观众对毕先生的表演报以热烈的掌声,看着毕谷云微笑着向观众谢幕,团里的演员们的眼睛都湿润了……





 第二年,丹东电视台的编导潘璟璐找到毕谷云,提出想把《绿珠坠楼》这一名剧拍成电视艺术片。因为除了毕谷云之外,已经没人能把“坠楼”的表演用 “吊毛”翻下,但此前毕先生在演出中不慎受伤,如再表演“吊毛”有相当大的危险。毕谷云考虑了一个晚上,最后决定接拍这一电视片,他的目的很明确,就是为了把这一名剧永远保存下来,作为京剧种这一艺术表演的参考资料,让年轻的演员们感同身受了解“吊毛”的表演。他对编导说,戏中所有的演唱部分先拍完,然后把坠楼戏这段留到最后拍。毕先生由衷地说,他已经下定决心,绿珠跳楼身亡是此出戏最后一场,这次他也把这场戏当做自己人生的最后一场,一旦自己因为此次表演而发生事故离开人世他没有遗憾。

毕谷云至今还清晰地记得拍片那天的情景,拍片的地点选在当时本溪最大的舞台剧场艺术宫。全剧组人员从下午一直拍到次日凌晨3点。为了体现电视片的艺术效果,拍片过程中,绿珠坠楼时要踩的桌子比平常演出的还要高。编导十分担心毕谷云能否安全落地,其他演员们也都为他捏了一把汗。然而,在“坠楼”时,他依旧与以往一样飞身一跃,毫不犹豫。当编导喊“停”之后,全场的演员们急忙跑到毕谷云身边,看到毕先生毫发未损,艺术宫里立刻响起热烈的掌声,演员和在台下观看演出的毕谷云的学生们潸然泪下。



毕谷云不仅活跃在舞台上,而且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步入了荧屏,录制了《红娘》、《贵妃醉酒》、《十三妹》、《绿珠坠楼》等剧目的电视片和反映毕谷云舞台艺术的《话说毕谷云》、《壮心不已》等电视片,以及中央电视台《名段欣赏》等专题片,并多次参加中央电视台春节戏曲晚会的录制。他与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李万春先生合拍的电视片《平贵别窑》,发行国内外,受到各方面的好评。电视艺术片《绿珠坠楼》由中央及全国各地电视台播放。同时,中国唱片公司还出版了《绿珠坠楼》一剧的立体声盒式录音带,在国内外发行。台湾《申报》开辟专栏“徐派艺术传人毕谷云的舞台生涯”,多次介绍毕谷云的舞台生活。

  2001年,正值毕谷云先生舞台生涯60年之时,中国戏剧家协会与中共本溪市委、市政府联合为这位杰出的艺术家在北京举办“毕谷云先生舞台艺术60年纪念”演出。12月29日晚,毕谷云在人民剧场演了两出剧,一出为荀、筱二位早年演出、已绝迹舞台多年的花旦踩跷戏《遗翠花》,其“筱翠花”之名即因其小时演此戏而得的。另一出是荀、尚二位联袂合演成名的《樊江关》,又名《姑嫂英雄》。这次特邀尚先生嫡传弟子、尚派名家孙明珠与毕谷云二位联袂演出。毕、孙二位是荀、尚二位的得力继承人,声情并茂的演出中,很见当年荀、尚二位的风貌,收到轰动的效果,成为一段佳话,留下宝贵的艺术资料。

  2007年,加拿大多伦多市举办了中国文化节,众多具有中国特色的文艺演出纷纷登台。77岁的毕谷云携他的名段《后部玉堂春》和《贵妃醉酒》赶赴北美演出两场,其中,跷功绝活技惊四座。更令人叹服的是,77岁高龄的他,还能表演《贵妃醉酒》中的优美动作。加拿大的观众纷纷涌上台前用惊异的目光欣赏中国京剧艺术中的这朵奇葩。

  2008年年末,毕谷云与江苏京剧院应邀赴台湾演出《后红娘》、《翠屏山》、《九登殿》3场传统老戏,在台湾引起轰动,台湾戏迷被这位老人如此精湛的功力与表演艺术的魅力所征服。

2008年,78岁的毕谷云受中央电视台戏曲频道之邀,拍摄《名段欣赏》,一次录制个唱15段。荧屏上由他装扮的苏三、绿珠、虞小翠、杨玉环、西施等古代美女形象,通过精湛的唱、念、做、舞表现出来。他的唱腔甜美清脆、刚柔并蓄、委婉动听,行腔花哨嘹亮,颇见功力。更使广大观众深深体会了京剧表演艺术博大精深的魅力,使人大为惊叹,赞不绝口。



 

  剪不断与本溪情缘的本溪市京剧团团长

  在本溪这座老工业城市,毕谷云度过了30个年头。这是毕谷云一生中最好的时光,留在了他用全部身心为之奋斗的地方。望溪公园里的一草一木见证了这位中国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生活的身影,黄色的二层小楼里留下了毕谷云和他的朋友们欢聚时的笑声……

  1963年,他来到本溪,重组本溪市京剧团,担任团长和领衔主演,出演花旦、青衣、刀马旦。毕谷云准备把自己一身的技艺发扬光大。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有一种专属于乐观人的姿态与精神,那就是对生活的热情,毕谷云保持并贯通始终。他身怀绝技,头顶星辰,去践履艺术的意义和使命。春夏秋冬,周而复始。仅此一点,就令人动容。

  毕谷云性格虽然温和却很有主见,来本溪的时候他还有一个很强烈的愿望,希望通过对艺术的执著追求,为党的事业作出自己的贡献,最终成为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他身为国家教授级演员,工资待遇高于普通演员很多倍,额外还有津贴。他主动提出拿掉自己的津贴,为团里办实事。新组建的本溪市京剧团在毕谷云的领导下走南闯北,深入厂矿、农村,演出了一出又一出精彩大戏,给各地观众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本溪市京剧团一时间声名鹊起。

  1966年,震惊文艺界的“孔庙事件”发生了。这是毕谷云最不愿意回忆的一段历史,然而它毕竟是他们这一代人所经历过的不堪回首的往事。当时,毕谷云在北京的很多老师和朋友都被揪了出来,边挨批斗边遭毒打,毕谷云得知后百感交集。不久,本溪的“特殊命令”也把毕谷云送进了“五七干校”。在干校期间,毕谷云跟着大家修水库,挑石头,每天早出晚归。毕谷云历来办事认真,待人诚恳热情,人缘极好,本溪的观众也非常喜爱他,所以他也少挨不少批斗和游街。那时他感受到,生命像因果相随,你播种了什么就收获了什么,你给予了什么就得到了什么。

  在京剧里,从某种意义上说,戏服就是戏中人物身份的标志。每当大幕徐徐拉开,西皮二黄响起,演员踱步上台,首先映入观众眼帘的,便是浑身上下光彩夺目的行头。而在当时,全国都在“破四旧”(指破除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演剧用的戏服被当做“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的垃圾。在“文化大革命”开始时,毕谷云意识到自己一定会被卷入这场运动中,也将下放到农村去劳动改造。他的戏服、头饰、首饰,京剧行头作为“四旧”一一被毁掉。唯有一件戏服是他十分珍爱的,他实在不忍心交出。并不是因为这件衣服多么昂贵,而是这件衣服很有纪念意义,因为那是他跟老师梅兰芳一起做的戏服,一模一样。毁掉,他感到心痛,更觉得可惜。

  可是在那个黑白颠倒的时代,谁敢为他收下这件衣服呢?思来想去,他想到一个人——团里的服装师张锦庭。张锦庭是从北京跟随毕谷云来到本溪安家的老演员,比毕谷云大6岁,他朴实忠厚、待人热情,团里的人都很喜欢他。毕谷云把戏服整洁地叠好,送到张锦庭的面前,含着眼泪说,自己很快就会去劳动改造了,作为农民留着这件戏服也没有什么用处了,因为衣服质地很好,希望张锦庭能做点什么就做点什么吧,但愿别受自己的牵连。

  对于这件戏服的来历,张锦庭早已了然于胸,他更懂得此戏服对于毕谷云来说有着很重要的意义。他紧紧地握着毕谷云的手,默默地收下了这件戏服。

  不久,毕谷云下放到名叫侯屯的一个偏僻的乡村进行劳动改造——“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他被安排在村里最贫困的一对老夫妻家。每天早上,他都起得很早,打扫这户人家的院子、砍柴火、挑水,太阳出来他就拿着锄头下地干活。这对夫妻知道他没干过农活,总是劝他休息,偷偷给他煮鸡蛋,这些都让他感到很温暖。他的母亲、妻子和3个儿子全部都在上海,那时他唯一想的,就是自己多劳动、多挣钱,只要能养活一家老小,再苦再累他也要承担。

  秋天的傍晚,他背着打下的稻谷奔向大队部,却不小心掉进枯井,造成大腿骨折。即便在那时他依然对生活充满了信心。他对自己说,怎么样都是在生活,演戏是生活,做农民也是生活。劳动可以增强自己的体魄,只要是生活,我就要尽力去完成它。正是毕谷云把人生的感受与生存状态区别开来,他才用宽容、接纳、豁达、愉悦的心态看待身处的环境,把这一段混乱的历史当做磨炼自己意志的机会。当政治的因素随时间逐渐淡去后,它的艺术价值便会渐渐显现,而经历过这一切的毕谷云对此有着更深的体会与感悟。这些经历了被赋予了新的意义和价值,更深地印在了毕谷云的心上,刻在了他的脑海中。

羽翼拍击之下,必有风起,拂去浮尘,清新自来。粉碎“四人帮”后,毕谷云迎来了他的第二个艺术春天,也光荣地加入了党组织,他怀着重振惨遭浩劫的国粹——京剧的强烈责任感,拼命地排练、演出。正当他苦于没有现成的戏服时,团里的服装师张锦庭把冒险深藏多年的戏服交到毕谷云的手中,毕谷云顿时泪如雨下……




毕谷云经常说的话就是:“我一生的艺术成就除了党给我的,就是老师和朋友给我的。”因此他对党、对老师、对朋友的感情朴素而深厚。

  我国戏曲演员由于历史地位与生活习惯等诸多方面的因素的影响,形成了一种爱国、尊师、助同行的传统美德,即戏德。正是由于这种美德的长期沿袭,才维系了戏曲事业的巩固与发展,促进了戏曲艺人的互助与团结,也树立了戏曲艺术家在观众心目中的美好形象。原中国文化部部长高占祥曾向毕谷云赠送“德艺双馨”的条幅。这不是一般的官样文辞,而是戏曲界人士众口一词的评价。

  毕谷云舞台生涯60年纪念演出时,本溪市委、市政府、市文联,为毕先生举办了这次活动,原本溪市委书记、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刘曾浩亲自挥笔贺词,祝贺他演出成功。市委宣传部部长刘景来、副部长李凤荣亲临北京演出现场,对毕先生表达了感人肺腑之言,使毕先生闻之落泪。

  服装师张锦庭故去后,毕谷云更是格外关怀他的家人。定居上海后,每次回本溪他一定会去看望张锦庭的家属,同时到张锦庭的坟前祭拜。如果不回本溪,逢年过节他也会特别慰问一下张锦庭的家人。据毕谷云在本溪的朋友杨连恩回忆,就在一年冬天,毕谷云再次回到本溪,80岁的他执意要到离市区50多公里的郊区去给张锦庭上坟,那天雪很大,他出门就摔倒了,但是他决心已定,杨连恩只好搀扶他一同前往。

  他舞台上的搭档周承志也是上海人,比毕先生大几岁,是著名小生。周承志是俞振飞、姜妙香先生的入室弟子。在剧团中周承志对毕谷云的帮助最大。平日里无论是排戏、导演、整理剧本都是由他来完成,而且周承志自身舞台艺术唱念做打俱佳。舞台上他们是对戏搭档,台下又是情同手足的兄弟。周承志有很深的历史文化功底,毕谷云总是虚心向周承志请教和学习文化知识、戏文和历史。在东明的高干楼两处宅居里,这两个离家在外的单身汉互相照顾,留下许多美好的回忆。毕谷云总是把朋友们请到家里聊艺术、聊人生,即使聊到半夜他也从不厌烦。两人退休后都回到上海,周承志故去后,毕谷云每年都对他的家人表示慰问,还到周承志的坟上祭奠。

  毕谷云不仅在艺术之路上孜孜以求,还在做甘为人梯、功在千秋的伟业。现在,拜在毕谷云门下的学生遍及国内外,他们是毕先生艺术生命的延伸。仅在本溪,他的女徒弟就有8位。在阜新、上海、苏州、南京、台湾,乃至在美国、日本、加拿大都有他的得意女弟子。近年来,毕先生收了一个男旦弟子名叫牟元笛,这位青年男旦演员近年演出了《绿珠坠楼》、《虞小翠》、《后部玉堂春》等戏引起很大反响。



 

(作者:佚名 编辑:admin)
分享到38.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