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APP

张捷

时间:2015年06月09日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字体:

 

 

 

我和那个不孝的儿子说过

  等我老了

  把我埋在流水里

  用几个花瓣送我

  你千万别哭

  你的眼泪

  会使我下辈子倒霉

  我不想穿衣服走

  越袒裸越好

  因为这个尘世

  一辈子没让我真实过

  在我关闭语言时

  让我轻松一次吧

  恨我的人让他笑吧

  因为哭和笑从来很近

  爱我的人不要悲痛

  把心里的话

  交给春风送行

  我偷走你们的美

  来世再还

  ——《遗嘱》



2013年12月20日,奥地利诗人·汉学家维马丁先生把这首《遗嘱》一诗翻译成英文,其作者就是我市的老诗人张捷。

  诗人、编选家、现代派诗歌代表人物伊沙还把这首诗歌编入《新世纪诗典》,伊沙称这首诗歌“这是活出来的诗,活明白的诗”,并设立2013年12月20日为“张捷日”。

  张捷的诗作并不是在如今才显出如此耀眼。“从前的吻/像钉子/一吻就钉住终身/现在的吻/像变质的胶水/一百个吻/也粘不住/一句诺言” 。这首《吻》中表达的诗句自上个世纪80年代发表后就被无数的阅读者传诵和抄录,影响广泛。

  2014年的正月十二,在山城本溪年味尚浓的喜悦中,记者来到张捷的家中采访。这是记者第三次专访张捷,有幸的是,我在自己20、30、40岁的年龄阶段,分别对他进行了专访。而每一次的专访感受都有所不同,当时间把我对诗歌对生活的认识逐步从表面化引入深爱和开阔地时,我发现随着张捷生命渐渐地丰盛,他的诗歌世界也日臻丰盈,因此,本次采访与其说是来工作,莫不如说是老朋友之间的又一次交流。

  张捷的家住在本溪永丰一处破旧的小楼里,走进逼仄狭窄的楼道,记者进入老诗人的家,他的家是一个面积仅有50多平方米的二室一厅房间,窗口处几盆不知名的植物在上午的阳光中展开多情的翠绿。张捷和他的老伴在这里一住就是40多年。房间虽然狭小和古老,但没有困住张捷日新月异的内心,他的内心仿佛一处激情的泉源,35年来,近千首或波澜壮阔或百转千回的诗篇就是从这里向外四处奔涌,在国内乃至国外的诗歌刊物上发表,从东到西,从南到北,从内地到海外,他的诗歌使无数的读者能够享受到心灵被燃烧的阅读感,分享到他诗意的果实,他的诗带给读者特殊的安慰近似幸福。同时,人们也因为诗人张捷这个名字记住了本溪这座城市。

  对于张捷的长相,作家于雷是这么形容的:“胖胖的圆脸总像掩不住憧憬的篝火;笑眯眯的眼睛像流溢着过多的热诚。”85岁高龄的张捷在记者眼中依然如此,近年由于老年病缠身,经常住院。但他精神依然焕发,给人的印象耳聪目明,头脑清醒,思路清晰。记者采访这天,他刚刚出院,但还是谈笑风生,他对记者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这辈子险被枪毙好几回,险在手术时死过好几回,但我活下来了,这也是诗。”

  成长与破碎:一次被捕把将要开的花儿带回种子

  张捷是满族人,1930年出生于庄河县以西,一个鸡叫狗咬的张家屯,原名张福和。解放后,时年15岁的他,代表初中部参加联中举办的“12·9”学生运动演讲大赛,一举拿到一等奖,击败高中部。受到县长王德真的奖励及宴请。

  17岁时,该校被国民党骗招青年军的80名中,有张捷一个。1948年1月,他从长春青年军207师七团投诚解放区。1949年在丹东报社工作。1950年在新华书店东北总分店宣传科编辑组工作,负责图书评价及目录编辑。这期间,他针对沈阳市的文艺大汇演写了一篇《把沈阳市文艺工作提高一步》的评论,引起沈阳市委的高度重视,宣传部长徐志责令文联整风一周。从此,沈阳市历届汇演都邀请他作为评委。现《本溪日报》总编辑冯金彦看了他这篇文章后,写了一篇《永远追求春天的骆驼》。本溪文化形象大使、原本溪文联主席周熙高在上海接待王红采访时说,“张捷在沈阳时就很有名气”也是指这一段他的文章带来的轰动,当时张捷20岁。

  因为张捷在《大公报》、《说说唱唱》、《东北文艺》、《群众文艺》经常发表诗歌,被东北作家协会文艺创作研究班吸收为学员。当时由东北作协秘书长,《东北文艺》主编蔡天心负责。单复、韶华、三川、杨大群、高节操等都是他的同学。尤其是他在《群众文艺》卷首发表的《桃园里的姑娘》、《东北文艺》发表的《磨盘山》都有一定影响。可是在1952年3月11日午夜,张捷突然被捕!

  张捷所说的“险被枪毙好几回” 一是指从长春青年军207师七团投诚解放区时险被枪毙几次的经历,另外就是指1952年遭人报复被捕后的经历。

  1951年,当时的《东北文艺》创作研究班选择高节操和张捷这两个有写作前途的人到《东北文艺》编辑部。经当时的东北人民政府文化部同意,高节操已经到《东北文艺》报到了。但是,张捷却被拒之门外。一心做作家梦的张捷内心不平,也感到很气愤。后来,张捷以“反革命”罪被捕,他被诬陷在厕所写反动标语。

  不过,年轻的张捷在监狱里也没忘记他的作家梦,铁窗高墙挡不住诗心飞翔,他那颗不死的春心依然被诗歌激励,他在监狱中集中精力写了一首长篇叙事诗《等到高粱满穗红》。后来他出狱后,第一件事就是把这首诗歌投到《辽宁文艺》。编辑刘文玉看到后很是赞赏,并决定分三个月发完。可“政审”时没通过。“政审”二字像子弹一样把张捷的心穿透,“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历史时期让他绝望,也让他的作家梦彻底破碎了。

 


成就与影响:沉重的眼泪化作激情的飞翔

  经过几次申诉,张捷被提前一年从监狱释放后来到本溪,并在当时的联营公司对面搞起了社办企业——“红旗工艺社”,他以7级工的待遇(相当于处级工资)带领40多个工人操作,而且红红火火。当时,在本溪站前一带人无人不知张捷的大名,并戏称他“风流浪子”。

  1980年,由国家出版局通知辽宁出版局负责张捷平反后的工作安排。辽宁出版局人事科李科长与新华书店于科长来本溪领人时,已经安排工作的张捷的子女不能去沈阳,张捷最后选择留在本溪,任平山区北地服务公司经理。

  放弃了30年的作家梦,其碎片在张捷心底重新聚集,复原成一个更美丽的花瓶,因为碎片和碎片之间虽有裂痕,但坎坷的人生经历化作诗歌的光芒从里面透出,使他的诗句像黄金吸引了众多诗歌爱好者的青睐。张捷从这个时期起笔走诗。在他心里,人间万物都是爱,花开有心,花落有泪,风过有声,雨过有情,何况万物之灵的人呢?!他爱万物,尤其爱母亲、爱祖国、爱生活。

  “一个诗人的伟大依靠两种因素,感觉的敏锐和控制它的力量”。诗人兰波鲜明地把对诗人的要求、诗人的地位和诗歌的价值指了出来,而这正是张捷这样的诗人内在的自我要求。他写对母亲的热爱:“我听见她的关节里\传出一阵一阵雷声”;他写对祖国的热爱:

  在我离开人世之后

  ……

  回来看看我的身后

  公平和正义

  开出什么样的花

  和谐的阳光

  怎样擦亮百姓的玻璃

  真正的爱情

  怎样搬进纯净的月亮

  文明和道德

  怎样扶起苍老的人生

  如果一切和谐了

  请相信我不再以鬼火的身子回来

  我会把最后一块磷

  化作肥料

  滋养我的祖国

  ——《心里痛出的诗》

  张捷充满灵性和深刻的诗歌一经绽放,便迅速在中国诗坛走红,在全国各大刊物发表,全国各地举办的诗歌大赛中一等奖的桂冠常常被他摘取。中国著名诗人、诗评家阿红、王辽生、芦萍、萨仁图娅、王鸣久以及我市的许多诗人评论家们都为他的诗歌写过评论,而且35年来,对他诗歌的评论一直持续不断,大约有28人,可见,他的诗歌在人们的心中播下了美丽的精神种子。

  张捷的诗歌生命是从他50岁开始的,这在中国诗人当中可谓是个奇迹。时间往往让深的东西越来越深,让浅的东西越来越浅。50年的坎坷经历让他对生活有了更深刻的认知和领悟:“命运嘲笑我时\我也嘲笑命运\我曾被打倒过\但从未被打败过\命运如果让我走出高地\我就在低谷开花\不让我坐那把阳光椅子\我就在月光下坐石头。”几句诗一样的语言表达出了张捷豁达而乐观的人生态度。这个时期的张捷无论是政治还是艺术经过人生的风雨之后都已经成熟,张捷有句名言,即“人生最大的需要是别人对你的需要。人生最高的情感是对母亲和祖国的热爱,”在他的诗里一现再现他这种高贵品质。

  他写诗歌《东方命运》:“我从长城青砖里挤出\脸上便生长东方命运\血管里有一种音乐\与黄河相逢\作为鬼的一滴眼泪\我走进人类故乡\我的诞生\是风暴中抛出的雨点……”他写祖国的诗歌“既凝重,又潇洒,宛如泰山篆刻,对中国前途、对领袖人物、对今日繁荣,倾泻出北方人特有的浓烈和豪放……一个舔着伤口活下来的人,却对他坎坷岁月中的革命历程那么热恋,他的中国心多么真诚庞大。”这是作家于雷对张捷诗歌的评价。

  他写母亲是血肉的呼唤,他写祖国的诗歌不是猎取口号。他说过“眼睛不长在骨头上的人,写不出哲理与诗情高度统一的好诗,借词语扎花只能组装美的形式,不能久驻人心。”他发表在《诗潮》上又被《青年文摘》转载的《我最富有的时候》就是他的精神世界的写照:

  我最富有的时候\是什么也没有\在一片空白的安静中\获得一个崭新的宇宙

  ……

  在诗《有的人》中他这样写道:

  “有的人\下生就死了\有的人\死了才下生\有的人活着\就闭上思想的眼睛\有的人死了\仍是一朵不睡的火焰

  雪莱说:“诗歌强迫我们去感觉我们所知觉的东西,去想我们所认识的东西。当习以为常的印象不断重现,破坏了我们对宇宙的观感之后,诗就重新创造一个世界。”事物的良心,时代的见证,和对生活热烈的爱,都在张捷的诗歌中展现,他的诗把读者的心引到思索的人生之路上。原辽宁社科院文学研究所所长王建中在中外发行的《满族研究》杂志上撰写了1万多字的张捷诗歌评论,他说:“读他的诗真情扑面而来,大脑随诗生风”。诗歌的真和心灵的真的一致性在张捷身上不可遏止地迸发出来。他发表在《诗潮》上的《昨天深处》,震撼人心灵的句子比比皆是:“失去昨天精神\我们将在黄金弹头下\倒进另一个血泊\我们不要把历史经营成商品\给英雄标定门价\不要把昨天变成风景\出售历史的血……”这是他在享受物质发展时呼唤精神常在。这首诗发表后引起很大震动,有的单位以这首诗为由举办朗诵会,会上,他的《为什么累》、《人生》等作品得到大家的传诵。张捷在他的诗集《旋转的命运》后记中写道:我属马。但有户头的马就变成了“驴”。驴比狗的名声好,狗活得潇洒却不如驴勤奋。驴在磨道里和小路上,都能以自己的蹄子叫响生活。我和驴唯一的区别,我是穿鞋的蹄子。我和驴的唯一共同点,每天在时间的鞭子下驮着沉重的生活。因为沉重而进入诗;因为沉重而深入生命;因为沉重而需要爱。

  有人说,张捷是写爱情诗的诗人,其实爱情诗歌在他的创作中只占了一半。年轻时期的张捷热恋过两个大学生,因为都是共产党员,最终都因为他自身的政治原因与他分开。初恋的夭折、心爱女人的英年早逝,这些留给了张捷一生的遗憾。他后来的爱情像水在他生命中反复烧开,但都没有带回心爱女人的气味和呼吸。

  爱情让他的诗有了人间烟火,有了对女人精神世界的剖析。张捷爱生活,更爱女性带给这个世界的美。张捷的诗歌没有离开爱情这个永恒主题,用他的诗句说,写爱情像把“七彩长虹写到天上”,因此他写爱情写得十分自如,男女情感的各种美好与爱意,张捷都渴望在诗歌中用诗人的心灵去再现,让读者产生奇妙的认同感。爱情的花朵蓄藏在时间老人的地窖,什么时候被他拿到诗歌中来都是青枝绿叶,清香扑鼻。

  他在诗歌中这样诠释自己对爱情的看法:“如果世上没有女人\只有钱\钱也会哭的”、“爱不是纠缠才有情\而是有情才纠缠”“心不是自己的\把它给了别人才幸福”“爱是用自己的青春长别人的绿叶\又在自己的伤口里养别人的鲜花”……这些朗朗上口的经典诗句在他的诗歌中像珍珠般闪烁。许多人抄写在本子上,或压在玻璃板下。著名军旅作家张正隆以《天生的张捷》为题发表评论,说在当代,张捷的诗在中国是一流的。

  天津80后代表诗人、青年评论家王彦明这样评论张捷:“写作如果可以成为自然,不刻意而为之,便可以重现面对一个新的境界。这是经验者给我们的财富。张捷先生的写作值得我们这些后辈反复思量。”

  诗应该让人能够记住,这是衡量诗歌质量的一个基本标准。而张捷的诗歌穿越了35年依然有人爱不释手,记忆犹新,这充分证明他的诗歌里充满了光彩夺目的生命力。

张捷告诉记者:“在我落花时节又逢诗,我当然愿意用陈年老曲发酵诗的美酒,把心灵宝石排上夕阳扉页,为我的祖国,为始终托付我的土地,为人类的真情,为爱我的人和恨我的人写下去。不这样就对不起我的死。”

 


成功与分享:落花有诗,滋养山城处处有梦

  张捷这位85岁的老诗人,近年来,由于身体虚弱多病的缘故,不方便参加外地一些活动,只是默默地在山城里种植诗歌。用著名诗人王鸣久的评论说,他的诗中有“铁”,人中也有“铁”。是说他诗歌生命和身体生命十分顽强。“在红尘滚滚、光怪陆离的世界之一角,张捷只以蚌病成珠的姿态,抱守着自己的骨头,养育自己的诗,敲响自己的声音。人间有这样的人格之美与诗之美存焉,我们的人性就有了清澈和芬芳的希望。”

  多年来,张捷的诗因为充满了生命的力度和清晰的哲思,并受到各种不同人士的喜爱,形成了自己的特色读者群,得到了越界的飞翔,而且越远越有高度。

  在本溪,提到张捷,你就不由自主地提到他的某句诗,35年来,张捷用他的诗扰乱了很多人内心的平静,很多人开始学着写诗歌,很多人开始写诗的时候都模仿张捷的写法,甚至语境、甚至用词、甚至节奏,用现在时髦的一句话来说,这是本溪的“张捷现象”。

  有人说,诗是语言存在的家园,是高居在山冈之上而又在语言的核心,是众人灵魂引渡的地方。我市很多诗人都渴望寻找到这条美丽的道路,因此,他们不由自主地聚集在张捷的身边。

  他的诗歌像吸铁石一样吸引了无数的诗歌爱好者登门求教。他对本溪诗坛的贡献有目共睹,他培养的20多个学生中李冰、马红线、贾玉普、侯明辉等人的诗歌进步飞快,在当代中国诗坛成了佼佼者。

  多年来,他曾为本溪诗坛的35人写过52篇评论和诗集的序言,这15万字都是老诗人的心血闪射的光芒!《中国诗人》罗继仁说:“在全国80岁以上坚持写诗的人,只有李瑛等5人,其中就有辽宁本溪的张捷”,而且他称道张捷是个为培养青年诗人竭尽全力的人。

  更让人惊奇的是,四川巫溪县有个中年人,因个人境遇不佳,他产生了轻生的念头。恰在此时,他接到了邮购的张捷的诗集《旋转的命运》,其中的人生哲理诗句像一盏灯照亮了他内心的世界,让他重新点燃生活的希望。我市杂文家刘兴雨为此还写了一篇《一首诗救了一条命》,在《本溪日报》发表后,被多家报刊杂志转载。

  谈起他对本溪的感情,张捷告诉记者:“本溪的山水灵音,本溪人的善良微笑,都在养育我的诗心。本溪这座城市值得歌颂,本溪也是我作家梦真正开始的地方。”

  早在1991年,本溪市文联为张捷举行过诗歌研讨会,2009年5月16日,本溪市文联又为他举办了诗歌创作暨八十寿辰座谈会。充分肯定了张捷对本溪诗坛的突出贡献。在会上,他即席朗诵了一首诗:

  夕阳桥上问苍天

  余生还有多少年

  不信落花没有诗

  敢叫白发三千篇

  张捷那颗奔腾的心,诗意的胸怀和情怀在这四句诗里充分展现。2013年,他被本溪市委、市政府增补为本溪文化形象大使。

  采访结束时,张捷告诉记者,诗人没有多么高大,诗歌的声音甚至是微弱的,但诗歌应该是一个社会的良心。没有诗的社会,死亡就笑了。

  回首自己的一生,尤其是当记者提到冤狱那段历史时,张捷一声长叹笑着说,让诗去回答吧:

  噩梦一醒终南柯

  好运三转兴北国

  伤心桥下泪随水

  雨打黄昏花不落

  举杯再饮江山事

  春风又吹当年我

  有诗不怕岁月老

  无恨才是神仙乐

  张捷主要诗歌成就:

  1980年,组诗《我到北京》获得《星星》诗刊举办的“泸州老窖杯”全国诗歌大赛一等奖;诗集《人生花雨》获全国首届满族文学佳作奖;

  1994年,诗集《旋转的命运》获第二届本溪市“天女木兰”文学绿柳奖;

  1999年,《灵魂万岁》获《诗潮》杂志年度奖;

  2005年,获中国作协举办的《诗刊社》“白沙杯”大赛优秀奖;

  2006年,诗集《回流的大江》获中国作家创作成果报告编委会金奖及辽宁当代文学研究会诗歌奖,第六届本溪市“天女木兰奖”;

  2008年,《中国见证》大系组委会授予张捷“中国改革开放文艺终身成就奖”,奖金鼎一尊;

  2009年,中国文联给他颁发从艺60年的荣誉证书,及奖章,并纪念章一枚;

  2011年,获本溪市委、市政府为他颁发第八届文学奖金;因张捷离休后坚持创作成果卓著,辽宁省委授予张捷“全省老干部先进个人”;

  2013年,本溪市委、市政府增补张捷为本溪市文化形象大使;2013年12月20日,奥地利诗人、汉学家维马丁先生把张捷的诗作《遗嘱》译为英文发表;著名编选家伊沙将张捷诗作《遗嘱》编入《新世纪诗典》,并设2013年12月20日为“张捷日”;

  从2000年开始,张捷的诗先后6年入选中国作协编选的年度选本;散文诗连续10年入选漓江出版社和湖南文艺出版社的散文诗选本;

  王蒙主编的新中国60年文学大系《散文诗精选》选了他的《起风的人生》等二章;

  作家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当代散文精选》选编了他的《活人追悼会》二篇;

  台湾文史哲出版社的《中国诗歌选》选过他的《白纸无心》,《葡萄园》诗刊选发他的长诗《独步长城》;

  香港散文诗学会编选的《中外华文散文诗作家大辞典》编选了他的《爱茶》等三章。《香港散文诗》经常发表他的散文诗及诗。

  出版诗集有《人生花语》、《爱的风铃》、《旋转的命运》、《回流的大江》、《不信落花没有诗》、《烟雨爱情》,及散文集《情感红黑白》共七部,其中有四部获奖。

 

(作者:佚名 编辑:admin)
分享到38.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