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APP

米永强艺术成就简介

时间:2015年06月11日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字体:




米永强,19543月生于辽宁省本溪市。1974年至1977年就读鲁迅美术学院绘画系,毕业后任职于本溪市群众艺术馆至今。现为美术摄影部主任、研究馆员,本溪市政协书画院常务副院长,本溪市美协常务副主席、本溪市国画学会主席、辽宁省美协理事、辽宁省回族书画协会副主席、中国美协会员。

《晚风》等十余幅作品入选全国第七、八届美展、第九届军展、首届中国人物画大展等重要展事,《早春》获1985国际青年美展三等奖、《山魂水魄》获全国纪念“九一八”事变60周年国画展银奖、《盈》获“五色石”全国书画展金奖,《秋》、《秋霞》先后获国家文化部群星奖美展优秀奖。数十幅作品在《美术》、《解放军文艺》、《美术大观》等刊物发表和被收入多部国家出版社大型画集。曾在北京中国美术馆、广州、上海、珠海、常州、大连等地举办个人画展,多次出国参展。出版有《米永强国画作品精选》等。

从艺三十年来,同时从事基层群众美术辅导,担任美协领导工作。培养美术人才、组织运作社会艺术活动,获得多项社会荣誉。被授予本溪市拔尖人才、本溪市劳动模范、辽宁省优秀共产党员、全国文化系统先进工作者等。








画 余 随 想

米永强

 

心之逍遥游

---画庄子梦蝶

米永强

 

丽日蓝天、惠风和畅。一只美丽的蝴蝶翩跹飞舞,或投梭于繁花碧草餐芳饮露,或扶摇直上翠霄,凌云畅翔。俯瞰大千世界,万千美景尽收眼底,乾坤清气舒拂胸臆。

何等飘逸潇洒、逍遥自得。

做为人若想得到如此美妙体验,只能在梦中、在天性纯真无忧无虑、充满生之欢欣的童年梦中。人生多梦,穷有富梦,丑有美梦,而一旦进入成年,肩头压上生活重担、心中装满苦辣酸甜,就难以再有如此梦境了。但有个人却始终童心不泯,那是战国时的庄子。此刻在远隔两千多年时空的那一边,也许庄子还在他的梦中飞翔。

画庄子最好的题材是梦蝶,但在平面的宣纸上如何再现多维空间变幻莫定的梦境,是个不小的难题。在西方以绘画表述梦境最著名的画家是现代派大师达利。他在画中用怪异的物象造型、悖于常理的空间配置和构图安排、不合理的空间配置和构图表达内心的不安、恐怖而荒诞,将人带入类似妄想症患者的虚幻世界。这种方法显然不适于庄子之梦,而若采用过分详尽的写实画法也会适得其反。正如现代电视剧对于古典名著。记得幼时读《西游记》,其中天宫飘渺,西天金碧,不必说孙猴子纵横腾挪,百变神通,就连狰狞的山妖树怪也无一不有无限魅力,令人百读不厌。奇怪的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按小说精心制作的电视剧却达不到这种效果。原因在于小说原著的文字描写并未执着于所有细节面面俱到精雕细刻,为读者留出了无限的想象创造余地。任由读书人凭各自喜好在自己的想象空间里自由补充创造无限生动的形象与情节,实现读者与作者共同参与的艺术创造。这与中国传统绘画主张“可观、可游、可居”而又一向超脱自由,重于传神写意的追求一脉相承。因此,画庄子梦蝶即不能用洋人的怪诞荒僻,也不能用现代电视剧的繁铺累叙。而应汲取传统绘画充满浪漫诗情的意境追求,删繁就简、以少胜多的构图经营,以及优美和畅的笔墨表现方为上策。

在远古的山坡上,蝶梦初醒,庄子“俄然觉,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梦为周也”。其浪漫情怀,童稚心态呼之欲出,给生活在喧嚣红尘中的现代人带来一缕清凉。人类的文明在进步,而有些非常宝贵的东西却在丢失。不是没有人得到美妙梦境,但谁能在醒来之时,不立刻回到物欲横流的现实,而把心灵的超越视为不值一顾的虚幻呢?我们不如庄子。

 

 

千秋棋局

画烂柯棋局图

米永强


 

传说古时浙江少年王志入少室山砍,路遇二人对弈;贪观棋局而忘事,又食其所与松子,逐不觉饥。至局终兴阑,对弈者乘鹤而去,方知遇仙。回视斧柄竟已烂尽,愕然之余急下山返家,却见故里面目全非。父母作古以久,亲族衍传不知辈数,中有皓首者言,祖上有入山采未归者,名王志也。这是一则颇有魅力的民间故事。少年王志观仙人对弈,又食其松子,进入了仙境,不知不觉在一局棋时间里悠然度过了世上数百年光阴。而在这段时光里,世上照旧上演着生生死死、兴衰存亡、悲欢离合的人间剧,不知重复了多少次。其中蕴含的深刻哲理耐人寻味。学仙修道者言,这证明了仙境的存在,“洞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科学幻想者言,这是时空隧道现象,古人早有发现。而对一介普通凡人来说,这个故事是对时光飞逝如白驹过隙,生命弥足珍贵的提醒。

其实珍惜生命、不虚度年华,充分实现自我价值乃是人之本性。因此,有出家苦行,修仙学佛,以图与天同寿者。有寒窗苦读,出仕入将,以图光宗耀祖者。有运筹商贾,富甲天下,以图荣华富贵者。亦有于某项事业发明创造,开宗立派,功高绩伟,名扬天下者等等。凡此种种固然是成功的标志,生命的辉煌,值得钦佩与敬仰。然而若是看看一些人为取得成功而使用的方法手段,不免会瞠目结舌,就如清平世界忽然打开了潘多拉的魔匣,在对辉煌的高尚追求中竟会掺杂如此之多的邪恶行为。有修身积德,笃行善事之士,也有妖言惑众、邪门歪道之徒。有爱民如子,青史留名,也有巧取豪夺,窃国大盗。有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也有杀人越货、为富不仁。乃至于黑白两道,不一而足,世间百态难以尽数。故老子言:“大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大伪。六亲不和有孝慈,国家昏乱有忠臣”。从古至今,人类社会就是这样光明与黑暗同在,良知与丑恶并行。

但人类真善美的理想从来没有丢失,而愈进弥坚,假恶丑之行从未立足常久,而终遭唾弃。虽然有抓不完的小偷,“天下无贼”仍是人们不懈努力的目标。正如一位作家所说:“我看到一个无智的世界,但智慧在混沌中存在,我看到一个无趣的世界,但有趣在混沌中存在。”司马迁惨遭宫刑,忍辱负重著《史记》,浦松龄仕途多厄作《聊斋》,曹雪芹穷困潦倒写出了《红楼梦》。很多人并末享受到功名利禄,荣华富贵,却为后人留下了巨大福泽与财富,为人类文明建立了丰功伟业。他们最大限度的、真正实现了自己的生命价值。

《易经》说:“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孔子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人怎样才是珍惜生命的价值,怎样去创造生命的辉煌?何去何从,何取何舍?在每个人面前,都有一枰永远下不完的千秋棋局。

 




 

 

艺与胆

米永强




过去说书人有句口头禅:“艺高人胆大”,几乎尽人皆知。如今这句名言已旧为新用,改为“胆大艺高”,前者以艺为因、胆为果,是说书讲古的概括总结;后者以胆为因、艺为果,颇可用来解释当今的某些社会现象。其中滋味颇耐细品。其实,对一个艺术家的成功而言,胆与艺并非简单的因果关系,而是一种互相作用的内外关系。做为内在修养,“胆”一直被视为四大要素(学、才、识、胆)之一,其中学为刻苦治学、才是天分、识是思想,胆是敢于打破框框、特立独行的精神。李可染曾说:“所要者魂、可贵者胆”其重要性显而易见。而作为外在表现的“艺”的水平不断提高,也会促进“胆”量的增强。




齐白石60岁前在家乡画八大山人风格已画名大躁,卖画刻印收入颇丰,衣食有余。避乱逃到北京后,却能抛弃已有成就改学吴昌硕路子。此后30年不断变法,晚年臻至炉火纯青。柴耙草筐,老鼠蚯蚓皆入画图,信手拈来尽成妙趣,真正进入了自由王国。过人的胆识在白石老人的成功中的确作用非凡。




但并非在作品中任意放胆、糊涂乱抹就能成为艺术家的。“能标叛帜”、“险绝为奇”对于建立个人风格,个人独创固然功不可没,但如一味霸悍甚至指鹿为马、则易入歧途。故“险绝”一路历来不被行家评为高境界。苏东坡说:“大凡为文……渐老渐熟,乃造平淡。”孙过庭《书谱》中说:“初学布白、先求平正,即知平正复追险绝,即知险绝复归平正。”可见古人只把“险绝”视为成熟前的一个阶段,而把“平淡”做为最高境界。潘天寿是21世纪公认的大家,作品“强其骨、险绝为奇”在中国画坛独树一帜,其人品胸襟更加为人称道。但盛赞其作品中胆识风格者众,论其艺术成就则有他说。吴昌硕在赠给他的诗中说:“只恐荆棘丛中行太速,一跌须防坠深谷、寿乎寿乎愁尔独。”流露出对其“险绝”的担忧。陆俨少评说潘天寿“酒未醇,人已去”在叹其寿命不永之时,亦言其技艺未入佳境。潘天寿富学美术史、洞悉艺术规律而又深得传统笔墨精微,尽管没有到达平淡天真,尽善尽美,仍是纯正的传统风骨。没有这样功底的人,就不知会怎样了。




前几日在车上闲侃,那位司机朋友说,“刚学会开车那会儿专爱开飞车,容不得前面有车。无论前车多快,也要超过去。现在只要前车不太慢,也就跟着走了。还要保持车距、注意天气路况。这车越是开得熟了越小心谨慎,哪有什么艺高人胆大?胆大的都是初生牛犊;技术不到家,只知冒失胡来,危险得很。”

这也是在谈艺与胆吧。









 

(作者:佚名 编辑:admin)
分享到38.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