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APP

怀念廖静文先生

时间:2015年07月22日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字体:


杨庆林

鍥剧墖1.jpg

时间过得好快,廖静文先生已经离开我们一月有余。

望着旧日先生指导我作画时的合影,给我讲授中国传统文化的视频资料,眼泪再一次打湿了我的衣襟。

能够成为徐悲鸿先生的再传弟子,聆听廖静文先生多次点拨、鼓励和教诲,我真是幸运到了极点。

民间艺人叔伯三爷是我学习美术的启蒙老师。18岁我应征入伍,在沈阳军区第16集团军任通讯员、宣传员。在部队期间,我迷上了徐悲鸿先生的画作,长期临摹他的奔马、人物和山水画。同期临摹另一位老师发表在画报上的国画菊花,后来才知道她和我是本溪老乡,叫吴瑞珍,是徐悲鸿先生的入室弟子。吴瑞珍先生因其国画菊花造型曼妙、别出机杼、自成一格,被誉为“菊花大王”。见到吴瑞珍先生本人的时候,已经是2011年,距我最初临摹她的菊花作品时隔30多年。

鍥剧墖2.jpg

能够走近廖静文先生,承蒙恩师吴瑞珍的引荐。2011年5月,一个朋友和我聊天时说,“菊花大王”吴瑞珍先生要开门收徒,问我愿不愿意做她的徒弟,我说和这位老师素昧平生,人家会收我为徒么?朋友说“试试看!”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叩开吴瑞珍先生家的房门。双方见面,吴瑞珍先生的自我介绍,让我如梦方醒:“真是幸会!您在1975年《人民画报》上发表的国画菊花作品《几支清泉水 福得寿而康》,多年来我一直在临摹。”吴先生开门见山,说廖静文先生几次劝她要收个能够传承悲鸿艺术的弟子,她多年寻觅,可就是没有合适人选。当着吴先生的面,我即兴创作了徐悲鸿先生的水墨奔马和吴先生的菊花,吴先生不住地点头称赞。同年9月16日,我拜吴瑞珍先生为师,成为徐悲鸿先生再传弟子。9月26日,我随恩师进京,给廖静文先生请安,师太拉着我的手问话,我都一一作答。

鍥剧墖3.jpg

2012年4月7日,师太廖静文90岁大寿,我专程到北京给老人家祝寿。廖静文先生乘兴叫人铺纸,写下“多福”二字送给我,上款题:画家杨庆林先生惠存。徐悲鸿艺术委员会工作人员小声告诉我,廖老这么客气题写上款是很少见的,这是对我充分的肯定和美好的祝愿。廖静文先生叫我画几笔画,我就按照徐悲鸿先生的艺术风格简单地画了写意人物和山水,师太一旁不住点头。当她看到我带去的美术作品之后,称赞道:“杨庆林先生的画作颇有悲鸿遗风。”老人家一句话博得满堂喝彩,我的心里也因激动而一阵阵发热。那次会面,我和廖静文先生聊了很多。她问我为什么对悲鸿的艺术情有独钟,我说悲鸿先生学贯中西,国画、西画、素描、水粉、花鸟、人物、走兽、静物,无一不精,是美术界的奇才、全才,受当世与后人的敬仰与爱戴,我也想做一个像他那样全面发展的画家,所以很早就认定悲鸿先生,决心传承他的艺术。廖静文先生和我谈悲鸿先生作品,回忆悲鸿先生创作场面,谈古代文学和绘画趣事。我眼前的师太与普通老太太有许多相似之处,和蔼、亲切;但作为艺术大师的夫人,师太又有不同于其他老年人的地方,她见识广博、见解独到、国学功底深厚,她能用浅显直白的语言提炼艺术纯度,用寻常的比喻和观点阐述文化精要,令人有拨云见日,醍醐灌顶,耳目一新之感。望着师太慈祥的面容和硬朗的身板,我产生一种为老人家画国画肖像的想法。

鍥剧墖4.jpg

2013年春节,我去北京看望师太,顺便带了几幅近作请她指点。她一边欣赏我的奔马一边说:“马画得也不错,有悲鸿遗风。要好好画,按悲鸿的风格画,这不叫临摹,这叫传承。”看完画,廖静文先生叫秘书拿来一本新加坡版的悲鸿先生扇面画集,该书为徐悲鸿纪念馆藏品,市面没有销售。师太在画集扉页上题字“杨庆林先生方家惠存,廖静文赠”。告诉我回去好好学习,争取早出成绩。

2013年5月,我在北京和师太廖静文说,我准备搞一次个人画展,时间还没有定下来。师太听罢,马上就提笔写了“徐悲鸿再传弟子 杨庆林画展”两行字,还对我说:“祝你成功!你一定成功!你必须成功!”廖静文先生的殷切期盼,使我感受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幸福。

师爷徐悲鸿生于1895年,为纪念他老人家诞辰120周年,师太廖静文策划2014年在全国十座城市举办徐悲鸿艺术节暨巡回展。2013年初,我听到这个消息,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急忙与徐悲鸿艺委会联系,说我想要几张徐氏家族人物的照片,为他们祖孙三代画肖像,师太廖静文听罢很受感动,就让工作人员选了一些照片给我。

鍥剧墖5.jpg

在本溪的画室中,我进入创作构思阶段。我一个人面对徐家三代人的照片,仔细地观察,观察他们的相貌特点、神态特征,把他们的表情转化成符号存在脑海,琢磨起稿、构图、设色的把握和过程。为了画出悲鸿风骨,我除了研究手头的照片资料,还翻阅悲鸿画册,以及网上他各个时期的照片。我在画室中一呆就是两个月,先后创作了悲鸿先生的父亲徐达章先生肖像、悲鸿先生肖像、廖静文先生肖像、悲鸿三口人全家福等多幅国画作品,其中悲鸿先生肖像最费时间,共画了12个草稿,从中选出一张比较满意的草稿进行接续创作。廖静文先生审稿那天,室内很静,我几乎听得见自己的心跳,师太独自对着我画的悲鸿先生肖像,注视良久,一句话也没有。当时我的腿都软了,心想是不是画得跑型了?师太不满了?师太生气了?师太会不会呵斥我一顿?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才听到廖静文先生慢条斯理地说:“杨老师画的悲鸿,比照片上的悲鸿还像本人。”我悬着的那颗心才落了地,挺挺胸做了个深呼吸。

2014年徐悲鸿艺术节巡回展期间,我的四幅徐氏肖像有幸与徐家200件作品游历了大半个中国,让人们有机会再次领略到悲鸿先生家族生生不息的艺术神韵。

师太教导我作画不止一次说过:“一定注重写生,悲鸿作品都是出自写生,我也非常重视写生。”

每次和师太在一起吃饭,她都提醒我:“一个人,不管穷富,都不能奢侈。吃不了的东西必须打包。一口菜、一粒米都来之不易呀!”

为人师表,以德育人。廖静文先生把思想文化精髓,播种到每个悲鸿传人的心田,绽放出娇艳的花朵,收获着丰硕的果实。

廖静文先生于我之恩情,亦如当年徐悲鸿先生发现、栽培傅抱石那样,是那样热忱,那样无私。没有廖静文先生的勉励、鞭策、授业解惑,就没有我杨庆林今天的进步和成长。

廖静文先生,我怀念她!


(作者:佚名 编辑:admin)
分享到38.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