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APP

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时间:2015年09月16日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字体:


——读吕天波杂文集《思情话义》

王重旭

本溪历来不乏杂文家,而且杂文创作的水准,在全国也是名列前茅的。应该说,本溪杂文除创作成就值得我们骄傲外,还有一个值得我们骄傲的,就是杂文队伍的庞大,杂文作家的众多。本溪杂文之所以同美术一样被称为“现象”,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杂文难写,坚持更难。许多年前,本溪叫得出名的杂文作者不下五六十人之多,但是能坚持下来的却寥寥无几。而吕天波便是其中能坚持下来的杂文作者之一。我认识天波自杂文始,他给我的第一印象是,不世故圆滑和直来直去。

2002年4月,我从报社调到文联,从事《辽东文学》主编。天波工作在市委,因相距较近,他便于闲暇时常来文联探讨杂文写作。杂文是文学创作的“高危职业”,无论创作还是编发,把握不好,很难让人理解和接受。天波有的文章见报后,曾也有人劝他少写杂文,免得带来不利影响。他觉得人家说的有一定道理,曾想搁笔,但当有了新的感悟后,便又要动笔,不然,有一种自责感。所以,没过几天,便又一篇杂文问世了。

天波为人诚实,做事低调,勤于思考,有一定见地,他的杂文如其直率幽默的性格,开门见山,不做作,不雕琢。有时当杂文灵感与工作碰撞时,他就先把所思所悟记在小本子上,等有了空闲再认真查阅资料,反复酝酿斟酌,然后才能动笔。这种严谨的治学精神,使他在市委20多年文字工作无怨无悔,并赢得了同仁对其杂文的理解与认可。正是他二十多年的日积月累,集腋成裘,便有了《思情话义》。这本小书,那可是十年磨一剑磨出来的,既要耐得住寂寞,又要担得起风险。所以,读天波这本书稿,不能不想起曹雪芹的那句诗:“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这些年,有些人对杂文抱有偏见,以为杂文就是在揭短。其实不是这样,以天波的杂文为例,他的杂文就有很强的现实性和针对性,并充满了正义感、正能量,叙事论理,心平气和,循循善诱,对人很有启迪,也很适合报纸发表。比如《山城呼唤名牌》、《充满激情,迎接挑战》、《药都精神“三感”》等等。所以,天波撰写的杂文,对现今不喜欢杂文的报刊来讲,不但无大碍,而且还能赢得众多读者。

天波的杂文善于以古喻今。如《康熙与小报告》,讲康熙当年如何胸怀若谷,不偏听偏信,当面揭批善打小报告者的故事。意在提醒今天的为官者,应有康熙那样的心胸,不受小人挑唆,不给小人以市场。还有《韦澳不给皇上面子》等,都有很强的针对性,都是他有感而发。其他如《哭笑辨》、《郑板桥吃狗肉的嗜好》、《诸葛亮的诫子书》等等,这类稿件的可读性都很强。

天波的杂文还善于从一个常见字生发开去,层层递进,抽丝剥笋,入木三分。比如《“要”的廉与耻》,他就在一个“要”字上做文章。他写道,“据说有的不但靠要字发了家,而且还提前奔了小康。最可恶的是要官。这年头官的特权如此之大、好处如此之多,使一些官迷者有条件的要,没有条件的创造条件也在要。于是乎,要的途径或方式也多种多样起来:有的是自己亲自去要的,美其名曰毛遂自荐;有的是老子替要的,又美其名曰选贤不避亲;还有的是各路关系帮要的,叫伯乐推荐;也有妻替夫要或夫替妻要的,叫夫妻同唱一台戏。有跑着要的、跪着要的、躺着要的,也有笑着要的、哭着要的、闹着要的等等,不一而足。”写得活龙活现,步步惊心。这就是他对现实生活的感悟和独特的观察力,让他不能不“书生救国无他物,惟有手中笔如刀”了。

天波的杂文,敢于直面矛盾,不怕对号入座,这是需要一些勇气的,比如《要学会使用软权力》一文。他写道,“管理的实践证明,领导者树立威信、影响下级、开展工作、实现既定目标,不能只靠‘硬’权力,而更多的应该靠‘软’权力,也就是靠一个人的品德、为人、能力和所代表的目标及理想。一般而言,软权力与职务没有必然的关联,但更具号召力和感染力,其影响力和作用往往是无形和巨大的。”

这里写了软权力的重要,而接下来就很具体了。那些善于使用硬权力的人,“要对情绪有自我管控能力,在与下属交流沟通或对工作有歧义时,要开诚布公,就事论事,不要对下属的失误拔出萝卜带出泥,把陈年旧事全翻出来。特别是当发现自己的失误时,要及时更改,不要爱于面子将错就错……如果领导者自以为是,无论什么情况下,动辄训人,即使业务能力再强,工作再吃苦,下属也未必心服。”

说心里话,这样的文章我不敢写,因为很容易被人对号入座,带来不便,但是天波却少有顾忌。在这部杂文集中,这类的文章为数不少,如《别等“亡羊”再“补牢”》、《别替儿子“管”孙子》等等。他的这类杂文,读起来很有针对性,分析得很透彻,也很解渴。不过,作为杂文写作,还是应该多动动脑筋,变变方式,选材上再丰富一些,尽量用文学语言,特别是杂文题目再新颖些更好。最后,希望天波的这部杂文集,不要成为收官之作,并且在下一部杂文集中,无论题材手法,都能有一个全新的风格。

 


(作者:佚名 编辑:admin)
分享到38.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