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APP

找驴马先生

时间:2015年10月23日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字体:


关  君

那年我八岁,上小学二年级。一天下午放学回家,刚进家门,父亲就让我赶快去找驴马先生,说是咱家的年猪又病了。我连忙放下书包,出门就往驴马先生家的方向奔去。

父亲曾说过驴马先生家的大概位置,但具体住处我也不清楚。心想,到了村里打听一下,保准能找到。小跑了二十多分钟,来到了村头岔道那棵老柳树下,见迎面走来一位长者,我便急忙上前问道:“大伯,去驴马先生家怎么走?”那位大伯先是一怔,瞥了我一眼,然后快步地走开。看他那匆忙的样子,好像有什么急事,我又撵他几步,大声地重复了一遍,可大伯仍然没理睬我。

也许他有些耳背吧,我在心里嘀咕着,继续朝前走去。这时,一位大婶走了过来,我迎上去问道:“大婶,请问驴马先生家住在哪儿?”大婶扭头看了我一眼:“你找谁呀,驴马先生?我们这儿没有叫驴马先生的,倒是有个于兽医。”“啊,也许是他吧?俺家的年猪病了,父亲让我来找驴马先生给看一看。”那位大婶边走边笑着说:“傻孩子,不能这样称呼人家,让于兽医听了会不高兴的。”我说:“难道不叫驴马先生,那俺村的人怎么都这么称呼?”那位大婶又说:“给牲畜或家禽看病的人称为‘兽医’,而不能直呼家畜的名字,那样有失礼貌。”她边说边指着前方,“你看,那三间白瓦房便是。”

我谢了大婶,拐了个弯便到了那三间瓦房的大门外。大黄狗“汪汪”地叫了几声,端着脸盆的大娘从屋内出来,我说明来意,她开门把我让了进去,说:“坐这稍等一会儿吧,你于大伯刚去自家菜地了,一会儿就回来。”我静静地坐在长凳子上,思索着“驴马先生”这个习惯性的称呼。正当我在心里感到惭愧时,半掩的大门推开了,我抬起头:“啊!他不就是刚进村时看到的那位大伯吗?”我有些不好意思,连忙起身,于大伯说话了:“孩子,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我不知如何作答,只能以笑应对。接着他又认真地说:“孩子,我给驴马等家畜看病不假,但你不能称呼我‘驴马先生’。”我立即点点头,并拘谨地说:“我们家住在前屯,这两天年猪又不吃食了,父亲让我来找你去看看。”他认真地看了我一眼,又说道:“你父亲叫什么名,前些日子我好像去过,不知是不是你家。”他说罢,顺手把那把青苗扔进了猪圈,然后转身进屋,一会儿拎出药箱,对我说:“上次抓的药用完了吗?”我还没来得及回答,只见他麻利地背起药箱,指着大门说:“走,我这就跟你去看看!”

 


(作者:佚名 编辑:admin)
分享到38.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