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APP

鬼才之笔 化铁成金 ——记作家鬼金

时间:2018年07月12日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字体:

寰俊鍥剧墖_20180712093955.jpg

 

鬼金 本名刘政波,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大量小说在《十月》《花城》《上海文学》《山花》《大家》《作家》《长城》等全国有影响力刊物发表。作品多次入选《 小说选刊》《 中篇小说选刊》中华文学选刊《中华文学选刊》《作品与争鸣》等。作品《金色的麦子》获第九届上海文学奖 ;《追随天梯的旅程》获第七届辽宁文学奖、青年作家奖;《薄悲有时》获第九届辽宁文学奖等。

近几年,在中国作家协会和中国作家网上,鬼金的名字火了起来。只要鼠标点击一下,就有几百条相关信息跳出:

20111031,鬼金的短篇小说《灵魂拍手作歌》 获中国文学现场·新青年文学奖的月度作家奖;

20111125,鬼金的短篇小说《金色的麦子》 获第九届《上海文学》奖;

2016724,鬼金的中篇小说《追随天梯的旅程》 获辽宁省文学奖、辽宁省青年作家奖;

2017619,鲁迅文学院主办的《别样的目光——鬼金近作研讨会》,在北京鲁迅文学院举行;

2018517,中国作家协会发布公告,鬼金的中篇小说《啊!荒野》入选第七届鲁迅文学奖参评作品目录,正式进入评选程序予以公示。

鬼金何许人也?他就是本钢集团特钢厂的吊车工人刘政波,1974年出生于本溪,1994年技校毕业,分配到本钢特钢厂,1995年开始写作诗歌,2003年开始写作小说,2008年后只写纯文学小说,先后在《 花城》《十月》《上海文学《小说界》《大家》《山花》《红岩》《创作与评论》《青年作家》《天涯》等刊物发表。多篇小说入选《小说选刊》《中篇小说选刊》《中华文学选刊》。出版小说集《紊乱的火焰》《血畜》《用眼泪,作成狮子的纵发》,中篇小说集《长在天上的树》 ,长篇小说《我的乌托邦》。十多年间,一个只有技校毕业文凭,一个普通的吊车司机,一个从未经过大学教育培训的钢铁工人,创作出如此多的作品,获得了如此多的奖项与荣誉,堪称鬼才之笔,大有化铁成金之能事。

鬼金笔名的由来,却也饶有情趣。他自述道,鬼金二字取自于鬼子和斯蒂芬·,因为,他喜欢他们的小说,便从他们的名字中各取一字,于是就有了鬼金。鬼子原名廖润柏,国家一级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广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主要作品有小说瓦城三部曲”—— 《瓦城上空的麦田》《上午打瞌睡的女孩》《被淋湿的河》,曾获《小说选刊》优秀中篇小说奖,《人民文学》优秀中篇小说奖,第二届鲁迅文学奖。斯蒂芬·金(Stephen Edwin kin)是美国小说家,曾被 《纽约时报》 誉为现代恐怖小说大师,其作品在美国畅销书排行榜上常居榜首。鬼金在一中一西,一雅一俗的两个作家中,既取鬼子的纯文学,也取史蒂芬·金的恐怖小说,游走在两者之间,或写纯文学,或写恐怖小说,或写介于两者之间的作品。因此,关于鬼金和鬼金的小说就成为了国内文学界竞相研究的对象。

中国现代文学馆客座教授、复旦大学文学博士、文学批评家刘涛专门写了一篇《鬼金论》 ,他把鬼金的作品大致归为三种类型:

第一类是鬼子型,属于纯文学类型。多写底层人物艰辛的生活,不借助鬼气和魔幻,直面他们的困境与悲欢,以故事和故事背后的真相取胜。如《金色的麦子》《 轧钢厂的囚徒》《长在天上的树》等作品。

第二类是斯蒂芬·金型,属于俗文学类型。这一类表面是恐怖小说,但作者有寄托在其中,故不可以单纯的恐怖小说视之。《二分之一幽灵》是恐怖小说,但又批判现实。

第三类是鬼子—— 斯蒂芬·金型,属于先锋文学类型。介于第一类与第二类之间,直面现实,但又隐隐约约;直面人心,但又掺杂鬼气。《对一座冰山的幻想》 写的虚虚实实,既很先锋,有意识流,又有魔幻现实。

譬如,鬼金笔下的人物多与鬼金自己的生活轨迹相重合,使得他的小说有着某种自叙传的味道。如《对一座冰山的幻想》里的主人公叫鬼金,而现实中的男主角也叫鬼金,既是作者,也是叙述者,又是故事人物。还如《未央的旅行》 中没有考上高中,只上了一个技校,发表了很多小说,还获过奖的工人未央;也如《找一个壳盛我》中的某轧钢厂开吊车的司机,上班时总喜欢带上一本书,空闲时在驾驶室内阅读的朱冼河;再如《追随天梯的旅程》中为了生存,劳而得食的朱河……

山东理工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院长、文学博士、文学评论家张艳梅教授,也写了长篇评论 《鬼金小说论》 ,她认为鬼金是一个独特的写作者,说独特,并不是因为他的吊车司机身份,而是因为他呈现给我们的文学形态。读他的小说,有尖锐的疼痛,以及无法释怀的悲伤,不是小说中人物命运的悲剧走向,也不是现实人生的巨大局限,是来自写作者鬼金内心的挣扎,一次再次地打动了我。鬼金的文学世界里既有‘70那个群体的共性,也有属于他自己的文学个性。

凡是读过鬼金小说的人,都有一种感觉,他的小说语言具有诗歌一样的简洁和透明,而他对灵魂的歌唱,则让人们经历了一次久违的温暖。丰盈的想象力是鬼金小说最重要的特征之一。他的文字有时看似如钢铁般的生冷,但仔细阅读之后,却不难发现里面藏着温暖而纯洁的灵魂。鬼金用鬼才之眼去观察世界、观察人生、观察事物,以其细腻敏锐的感觉。魔幻现代的表现、暴力温情并举的情结和诗化的叙述,成为当代文坛一个特别的存在,也将受到越来越多人的关注。


(转载于《本溪工作》2018年第6期)

 

(作者:创评部 编辑:admin)
分享到38.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