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手机APP

守望

时间:2018年07月12日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字体:

守望

□ 作者 赵利勤


       看看挂历,已到了芒种时节,小时候的这个节气前后,是父亲一年最忙碌的时候。

      老家紧邻着一大片田地,只要把门一开,就能看到满眼的庄稼。每年六月初,父亲连他平时最钟爱的花草也顾不得了,日夜惦记的只有麦子。我们家有几块地,河堤内外,远远近近,每块地他都要去看看,有时一去就是一上午。我和他去过两次,看他站在地头,俯下身子,脸几乎要碰到麦芒了,他轻轻地用手抚一下麦穗,麦穗晃动着,发出沙沙地响声,像和父亲在小声说着什么。父亲笑了一下,用拇指和食指捏捏麦穗,感受着麦子的坚硬程度,有时再小心翼翼地摘下一粒麦子,剥去外壳,看麦子圆鼓鼓地躺在掌心,就像是捧着一个胖娃娃。看着看着,父亲无声地笑了,而且这笑长时间地挂在脸上。虽然他笑时,脸上的皱纹显得更多,更密,但这样的笑,真的是从他内心流淌出来的蜜。以至后来,他有了孙子都没见他这样笑过! 

      那一段时间,有时该吃中午饭了还不见父亲回来,母亲就让我去叫他。我见他就说:“爸,你怎么天天去看麦子,有啥好看的?”父亲就像抚摸麦子一样摸着我的头说:“它们一天一个样,看多少遍我也看不烦啊!”吃过饭,父亲就开始忙着收拾架子车,磨镰刀。母亲说他急脾气。父亲就说:“麦熟一晌。堤外的麦子后天就该割了。” 

      在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里,父母亲除了睡觉,连吃饭都几乎是顿顿在地里吃干馍,喝开水,最多也只是母亲回家做好了饭,让哥哥送到地里。割、拉、碾、扬、晒,父亲要做的活很多,而且母亲身体不好,我们又小,八亩麦子差不多都是父亲一个人起早贪黑地干,直到把麦子拉回家。望着圆鼓鼓的麦袋堆满了屋子,父亲削瘦地身子更加虚弱了,但脸上依然是满足的微笑。 

      一年年过去,父亲守望着他的麦田,养大了他的六个儿女。 

      如今,麦子依旧年年黄,割麦早已用上了收割机,人们可以直接把麦粒拉到家里,再也不用那么费力了。可父亲离开我们已整整十六个年头了,那是他最小的孩子参加工作后的第二年。令他欣慰的是,父亲最终的归宿就在一片庄稼地里,他可以照样日夜守望他的麦田……


转载自《本溪日报》

(作者:创评部 编辑:admin)
分享到38.9K